幻漪。

梦一夜梨花落酒,韶华白头。
自顾首,香依旧,欲语却还休。

回到顶部 1 2 3 4 5

以前的碎语

1、小城,大概是最科学的幸福方式。因为小,所以不知道太大的险恶。也因为小,被围困住太幸福的渠道。

2、世界就是这样。当一种可能成为可能之后,其他的可能就会被扼杀。当一种幸福成立的时候,另几种幸福就注定被推翻。有的人说这是因为上天是不公平的。有的人说这是在警告人类不能太贪心。

3、不伤的人生没有成长,不伤的生活无法极致。

4、有的时候我们把友情叫做友情,有时候叫做人情,有时候叫做交情。

5、当感到自己濒临绝望的时候不要绝望,因为事情往往没有你想象得那么糟。

6、吃亏是福。吃亏的时候大家都不信,后来懂了。教训是血。不能疼过了就放,要留着,过段时间出来舔一舔,甚至不惜代价将它缝上,疼也要疼...

「我所遇见的一千零一棵树木。」

本该早早地回来的,本该早早地告别上一站旅程奔向下一场的车站,结果却是一拖再拖,一直到现在。恍惚,闷热,停滞,如同这未曾停歇的懊糟的黄梅天气。

埋怨着无聊,等待着某一个人的回复,不想看到和回复的消息,尴尬却不得不继续的人情交际,所有在烦闷迷茫时希望远离自己的情境,往往在烦闷迷茫的时刻愈发拥挤霸道。于是短暂的快乐越发显得珍贵,虚假的欢喜也成为广被追捧的廉价奢侈品。

这些,出现在我生命里所有的一切,积极的、消极的、中性的,灵光一现里被冠以了某个关于我最爱的事物的名字。我把它们,称作我遇见的一千零一棵树木。一千零一,一个取自幼时童话名字的数字,泛泛概述人生数万个白...

有些事情我不说,不代表我忘了。一切时间都会给出答复,感慨和悲伤不会是唯一的答案。我要给这些年华的回信有很多,只是我不知道如何说好、也无心说好。时滢、阴阳、安以,还有那些在硬盘里安安静静躺着的故事,那些手写的笔记本上流淌的记忆,等我回来。我一定会回来的。这个秋天,你们会在风里开花。

「第一万次快门。」

【1】

我按下了第一万次快门

标志着我与这台相机缘分的终结

我以为我看到了故事

然而此梦中并未出现


曾经的已经弃我而去

未知的又将席卷而来

时间践踏着这一切过去

过去之后再也没有然后

曾经以为定格就是永远

后来明白世上没有那么多来得及

曾经以为文字可以复原

其实低估了忘却

——世界上最悲悯和最残忍的情怀

被时间赋予

欣然和被迫

接收都是最后的结局

我们没有选择的余地

只有用黑白装裱

自以为珍贵的记忆


所以说我们此生不过只做了一件事情

耗费生命

被不可知的未来许诺和恐吓

被廉价的回忆温暖和打败


【2】

黑暗和梦的...

「九月,败去。」

这一组照片在我的硬盘里躺了很久,细细探究,正好半年。如今我方才想起,修了第一张图。这一组照片,对于我有着别样的意义。或许是懒惰,或许是潜意识里没有整理好心绪,因而迟迟未曾动手。如今,我开始面对。

自上一篇失踪起,我便仿佛是真的失踪了。确实,在这一段时间里,我几乎没有打开过Lofter,因为心绪的彻底改变。Lofter于我,相当于照片里的地方,是我回不去的故乡。我选择继续在这里写字、放照片,但曾经和我彼此问候的人,都消失在了茫茫数据的海洋。

洞明姐说我好久不上,不过确实需要把更多的时间放在学业上。其实也不是。无论再忙碌我也会留下时间写字,和自己对话。只是我用了比较长的一段...

「失踪。」

失踪了那么久,终于再度进入这个页面。没错,失踪,用了这两个字眼。像是个人生路上的瞎子,总会懵懵懂懂地被绊倒,被桎梏,遇见讨厌的麻烦事,突然间产生什么都不做一眼万年的念头,然后把一场太过明亮的梦做上许久。

夏天容易做些太明亮的梦。醒不来的梦,梦里有散不开的天光。在这样子的梦里,容易让什么逃走,也会使什么在不知不觉的天光散漫间失踪。

曾记得的阳光正好,人生从黑白走向梦一般的色调。然后来不及迷路,就让自己在梦里失踪。

这个时候是自己清醒领悟的,是曾经自己敲打下的文字。这是我磕磕绊绊坚持着书写的原因。文字是我对自我的记录,是对自己的反省和警示。无论失踪多久,如何迷失,脚下的印记不会...

「静远。」

【1】

喝了这么久柠檬茶,发现一件有趣的事情。不同温度的水,经过不同的时间,泡出来的茶的味道是不同的,甚至于连水和柠檬片放入的顺序,也关系的口感。

刚刚泡好的柠檬茶是没有多少柠檬的味道的,唯有经过时间的沉淀,方能有柠檬的味道。不同类型的柠檬,泡出来的味道也是有差别的。

如果有用勺子挤压柠檬使之更快入味的习惯,那么经过一段时间,茶味便是偏酸的。但倘若只有单纯地将柠檬置入,未曾按压,那么最先浮现出来的便是柠檬表皮的味道,微微的苦涩。

我是一个喜欢水果的人,喜欢的内容包括果肉和果皮。比起削好皮的苹果,我更喜欢带着皮吃。微微苦涩的果皮混合着酸甜可口的果肉,方是绝配。因此我剥橙子橘...

「别去。」

【1】

恍然,到达13日这个日子。之前的十多天,不知是如何过去的,便缥缈而过了。这十多天里发生很多的事,也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这次的假期看似很早地放了,我却一直到今天才算完整地整理起心情,进入正常的假期模式。虚度的十多天里,做了一些可能数年后依旧印象尤深的事情,尽管做的时候云淡风轻,如同年纪一般的就过去了。

在这一段时间里,除了上网、发呆、散步、饮食,未曾如期整理完东西,也未曾完成多少学习上的任务,更不曾好好更博客、拍照。生活回归了似曾相识的一种混沌。身体一直在休憩,却潜伏着疲惫。

原本认为只需两三天便可整理干净的东西,兜兜转转里处理了这么久。我发现我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能...

「流淌。」

一年之后,相同的日子,相同的时间,回学校看老师。和上次悠闲地闲谈不同,这一次去几位老师都在生气,看见我和俐俐才些微缓和了颜色,但无法抑制住忙碌、疲惫和怒气。

骑车去常去的奶茶店买奶茶,最近偏爱上的乌龙奶茶,正好碰到初中中考放假,小小的店里挤满了人,热闹非凡。有些懊悔自己失算,坐在角落里安静地等待,听那些初中生和老板闲扯,听他们不耐烦的催促。都与我无关。即便身处其中,也自然地生出一道隔离墙来。

我姑且把这一道墙称为年纪。如同水流顺着台阶一级一级流淌而下,在内在和外在两种因素的影响下,自然、默然地形成。出于地心的引力,出于时间的引力和推力。

于是选取了这张配图。摄于五月底。出门...

「蔷薇。」

端午。

看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舌尖上的中国》。被中华文化里沉淀的岁月和人文力量感动,在心里暗自热泪盈眶。

一个月多后的好友聚会。配图选择了春深时分的蔷薇。

用之前不知数的时间沉淀,送给自己矛盾的两句话,然后用时间等待其彻底的统一——有些事情不用着急,到了时间它便会自然成立;有些事情根本没有时间限制,足够努力伸出手就能抓住成为现在。

用一天比一天快速的速度成长着,连自己都为之惊叹。在紧张的复习里看杂书,写随笔,跑步,自学日语准备考级。一直到放假前的那一个夜晚,刚好看完所有的语法和词汇。考完试后进行二次复习,刷题和练习听力,考级完成后接轨日常,准备日后出行必要。

说...

岛屿

秋深诗社:

文/幻漪。

漂泊成一只孤舟

或沉或浮

消失后杳无音信

时间的大海平静

醒来时繁星坠入梦里

在喧嚣里静寂

终其一生修行一人

间续地路过、错过、借过

喝了一坛酒就仿佛醉生梦死过一回


生来便是一座岛屿

不必强求

开满蔷薇也好

遍地荆棘也罢

偶尔凋零偶尔泛滥

不过映衬一棵自我的树

把故事都刻入年轮

其余的朝向天空和土地的沉默

听一夜雨就好像听了一世的山河永寂


篇章谢尽

烟川依昔

岛屿

岛屿

「一次就好。」

不知道用了多久,才回首发现那些未曾留住的风景真实的模样。

不知道用了多久,才逐渐走上正道明白自己真正需要的、能够做到的是什么。

不知道用了多久,才终于懂得有些事情注定无法着急,唯有慢慢来方能文火渐入境地。

不知道用了多久,才感觉到时间沉淀下的尘埃积累在皮肤上的重量,惊诧于尘埃飞扬度过的美好。

不知道用了多久,才切身体会到人生际遇不可再得的唯一性是企图告诉我们一次就好。太明媚的时光有一段就好。太快乐的地方有一处就好。太澎湃的少年梦想有过一个就好。有些美丽之所以美丽,就是因为它们到不了。世所谓“相见不如怀念”,皆不过如此。

不知道用了多久,才俯下身子看见极低的尘埃里开出...

「消失。」

以前常去的面店换了主人,尽管还是和当初一样的布置,可气氛已是全然不同。变小了一般的店面,神情冷漠的外地女人,动作麻利地下了一碗面。问起曾经店铺主人的状况,沉默不答。

白色的瓷碗装着一碗再平常不过的红汤面,蓦地觉得疏离。像是记忆长轴上一个鲜明的标记,以一种比失踪更可怕的方式消失了。物是人非,原来就是这个意思。望着这曾经缭绕着茫茫雾气、热闹兴隆的小面馆,对比如今的狭小冷清,回忆起这么多年来奔跑着、忙碌着、或是休假时在这里承载满的一个个片段,赶来吃早饭的大润发员工、开始一天工作的出租车司机、住在附近懒得做早餐的居民、因认识而多多捧场的老友……梦似的随那雾气消散开了,被时间洗得干干净净...

「给予。」

时光究竟给予了我们什么,唯有等时光经过之后才知道。而这些时光给予的所有的好,唯有在意识到它给予了我们什么之后才能够知道。

同理。人群究竟带给了我们什么,唯有等到他们与你擦肩而过之后你才将彼此之间的缘分看得明白,你才知道他给予了你什么。而这些给予的好,显现出来又是在漫漫时间无垠的潮水之后了。

所以如果当你正路过一段时光,此时尚能够称之为不如意的时光的时候,不要轻易将它删去。等到意识到它究竟给予了什么再做处理也不迟。因为不好都是暂时的,唯有恩赐是漫长而无形的。你看不到这个世界上幸的那一面,是因为把暂时的不幸当做了永恒。那些说着悲剧才能令人深刻留存千古的观念,不过是追求幸福的铺垫。...

「缘分。」

你突然间在一个路口,无意识地、全凭感觉地按下一张照片,然后把它扔到时光的角落里去。直到很久很久以后,一个不知道是多久的以后,会突发奇想地来看它。你会来看照片里偶然因缘聚会被定格的人的脸,来看那个时候获得的却没有看清楚的时光和给予,看那一片记忆符合或者不符合光线的色调。

你会突然间想念这样一个路口。会在这样的一个路口,突然间想念一段记忆、一座城市、甚至一群人。

然而只是突然间而已。

只是这般的想念而已。

然而相见不如怀念,更何况已无缘相见。又何必勉强自己站在一个原本就不存在的原地。

全凭缘分而已。

©初

「记忆。」

上一次更新相片是半个月前,一年前的片子,准确地说一岁未满。忙忙碌碌的日子,若有所失若有所得地活着。这一段如此短暂的旅程,却拾得了当年丰满时光一再错失的美景。

以上相片摄于寒假。小学旧址的破落的警卫室。一时兴起徒步到那里,对着栏杆里按下快门,脚下是交错没人打理的钢筋血脉,裸露在这个被黄色警示牌隔绝的施工地带。我在界限外张望,看见一如既往的紫藤,还有遥远的两棵巨大古老的银杏树。寥落的石碑。空荡荡的。连风也静默,也不会再有欢笑的孩子从这里奔跑而过。在紫藤架下做着作业等家长的影子是假的,在香樟树旁清扫落叶的梭梭声响也是幻想。像是一场昨日的梦,历历在目,却归于虚无。

有些事我不说,不代...

「清空。」

开启新的旅程的最好方法,是把过去的都甩光。

遇见更好的自己的最好的办法,是把现在的自己剥落。


阴雨的春天的周末,没有带相机,再度去了次古镇。有些心凉。许是为了走过了一年似乎绕了一圈回来的自己,许是为了弄堂依旧的古镇送走了真正属于它的人。乡音和乡俗陨落在雨里,废弃的河道上除了撩起河中垃圾的船只外再无以往的繁盛模样。

有些事情注定是花火,只是有的持续时间长些,有的短些。相对的观感只存在于相对的时间,以前的照片也只存在于以前的我眼里。运动是绝对的。


路过一家江南情调的酒吧、一家陶瓷展馆和一处关于书法的屋子,都是关闭的,未曾见他们开过。透过玻璃模糊看见其中布置,幽幽叹道如...

「清明。春雷。」

4.2。清明将至。春雷惊醒万物,雨水如期而至。

把手表扔进抽屉的深处,好像可以躲避时光一样。

又是一年清明雨。此后便是春意漫溢。躲在夜的角落里点着灯,听《广陵散》。看去年拍的照片,感觉像是梦一般。

断了一个月,其实距离之前的生活并没有多久。却感觉好像隔了很久一样,仿佛是戒掉肯德基多年之后再度踏入之时,吃着蛋挞对着玻璃窗回想起了童年的时光。

突然间觉得此时的自己和童年时分是相同的,却又是不同的。听着纯音乐,看着不知不觉摞成一叠的书,写自己想写的字。像是不断地穿插在两个年代里的人。其实也确实是穿插在两个年代里的人。一个躯壳里住着无数个面的自己,有时矛盾但却又能够趋于统一...

「为自己买单。」

孙燕姿的《逃亡》里有一句歌词叫“只有自己能让自己发光”。于是我听着《逃亡》,写下这篇《为自己买单》。

我们在不同的年纪,完成着不同的事情,就好像路过一个又一个马拉松的短程站牌。我走到了2016年的春天,才突然间在被整理的细碎里明白这么段时间压抑住我自己的究竟是什么。说白了,到底都是自己。我站在家庭和社会的边缘,由着时间和年纪推着我跑,直到过了这么久的路程,才像个被拐卖的孩子似的如梦初醒。我无法继续走下去的原因,突然间被困住的原因,是因为我还没有走入自己,所以无法得到想要的生活。不是那种理想式的生活,而是现有情况的最大幸福额度。

我的时间还在滴答滴答地流逝,而且越跑越快。...

「要对得起你的苦难。」

习惯了写随笔的时候配照片,也习惯了听着歌写随笔。所以导致了一篇随笔难产率的上升。因为没有觉得适合的照片,于是乎卡文。因为没有觉得适合的文字,于是乎卡文。因为没有觉得合适的音乐听,于是乎卡文。没错我就是这么纠结的一个强迫症。只有当我处于一种微妙的状态时,我才适合坐下来听着歌默默写字。就好像水浴加热必须控制在50摄氏度到60摄氏度一样。

大概是因为假期快要结束了,这几天处于一种奇怪的消极情绪之中。于是乎卡文。原本白天都想好的句子,却被晚上开始蔓延的情绪所破坏。于是乎卡文。一卡就卡到今天。今天下午在豆瓣上看了几篇文章,刷了会儿微博,我突然间就顿悟了。不得不说我很庆幸自己的...

「英雄。」——有关《琅琊榜》所衍生的感想。

不知不觉寒假已经过了大半。每个宁静的夜晚,都独自在视频、音乐、图片和文字的陪伴下度过。当初答应过自己放假后重看一次《琅琊榜》,这一次很庆幸依然没有食言。

喜欢《琅琊榜》,不是那种看《太子妃升职记》时蓦然衍生的好感,而是一种淡薄却绵长的喜欢,或者更准确地说,是欢喜。如同文字、摄影给予我的感觉一般。它不会如同绚烂的烟火,在我的生命里一刹而过。它会成为一种习惯,一种感觉,一种印象。时常被埋没,却不会被销毁。

看琅琊榜,印象最深的有几个片段。

其中不乏可悲可叹,无尽感想的。第一是霓凰林殊相认,霓凰突然间抓起梅长苏的手却没有发现那颗心心念念想看见的痣,...

命中死期

脱离4000+魔咒恩还是这个长度好点。好吧其实都是随心意的所以不在意这么多。

晚安。

暮晚初:

第八章:巽漈大人


第九章

“死了?!”许是从楚润那句意味深长的猜测开始,阴阳的心里便有了隐隐的不好的预感,然而此刻,这个预感没有骗她。

“你应该知道,精神容器纵使特别,也是有死期的。”司命话说得决绝,冷漠得不像平常的她,完完全全的事不关己,“所谓精神容器,说白了便是种容器。因自然造化机缘修成,有了自己的神识。异于常人,服于往生。他们可以如同容器一样经过百般捶打重生,成为不同的模样。也会如同容器一样被抛弃销毁。这一切,都是天意。不受生死簿所控,却仍在宿命之中。”

“那...

「成立,推翻,再成立。」

因为以前的懒散,所以年末一口气整理了半年的照片。照片多了,想说的话就少了。所以就把它们分开来,等到有适合它们的话了,再一起打包。这个习惯久了,草稿箱里便常年有些以前的照片。

人就是这样,有时候以为自己未曾变过,但其实一直都在变化。照片在草稿箱里呆了一段时间,再去看它时,发现自己现在可能更希望把它调成另一个色调,甚至是觉得当初应该拍成另一种构图。但我从未改变我之前的念头,因为那个时候整理的照片已经被赋予了那个时分的价值,与现在的自己契合,但却无关。我尊重以前的自己的选择,但现在的我的想法即是现在的。这是一个过程,我们常常流连在这样一个循环里。我们在我们的世界里,成立...

巽漈大人

原本想大年初一写完巽漈的,没想到又差了点……拖到了大年初二。但也无妨,巽漈的生日就是大年初一哼。

所以现在开始了四千字的定律了么= =。说好的早睡呢……罢了,晚安。

暮晚初:

第七章:爱别离


第八章

“距离上次见面才过多久啊,你又想我了?”楚润一边沏着红茶,一边调笑大清早就过来搅扰自己懒觉的阴阳。

“这不你托白羽帮我了个大忙嘛,我特地来登门道谢。”阴阳抬眸望了被门铃声从床上拖起来的女主人,淡定地忽略了她极为人性化的隐藏在微笑下的起床气。

“顺道而已。”楚润推了推茶,对阴阳露出了极不符合常理的灿烂微笑,“这还不能构成你阴阳大人登门拜访的理由。”

“...

「你的时间流逝。」

昨夜终于成功地在12点前把自己扔到了床上,结果一时间竟似是无法适应生物钟的突然调整一般清醒了好一会儿。静静地闭着眼睛,躺在床上思考了很多事情。

猴年的钟声即将敲响了。新的一年的到来使不少旧的东西都随着习俗也好随着心意也好慢慢被剥落。尽管放假第一天我就把所有的东西都清理了一遍,像是给自己从头到尾认认真真地洗了一次澡一样。可是突然间,我却又想理东西。若非答应自己这次绝对不推迟到第二天凌晨睡觉,保不准就翻身起来了。

我觉得不够彻底。对于过去的事物,过去的心绪的清理,还不够彻底。就像埋在皮肤里的黑头白头,温润地拿洗面奶洗了一次又一次,仔细看来仍然不够舒心。彻底的必然是疼痛的。...

「当过去的如阳光般分离。」

当长篇的文字潜移默化中要与图片分离,我走到了下一个路口。

因为忙碌而丧失的,因为成长而获得的。都在整理的时候,如同阳光倾泻下来一样,温暖过我的心畔。

我听见风中飘过了自己的声音,一声轻轻的应允。

从此不同的我开始分崩离析,不再为什么保持大致统一的自己。

于是一切开始变得简单起来。一直叫嚣着纠结着的自己却在分裂里换来了安宁。就像阳光一样。如果是一整块的,明晃晃一片叫人睁不开眼睛。可如果碎裂了,便因此明媚,因此温润,因此能够更好地渗透这世间。

在统一的潮声里我冲散了自己,却又在分离的阳光里回归了本心。零零落落,简简单单罢了。

甚喜。

突然间想起来《我是歌...

爱别离

好长……

好累……

晚安。

暮晚初:

第六章:平明白羽


第七章

“我从不与人轻易谈论死亡。不是因为它是一件羞耻或禁忌的事,相反,它比任何一件事情都更为光明,更为高贵。花开到尽头就要谢下来,但来年还会再复活。人死去之后,会有轮回。按照佛教的说法,业缘流转,哪怕我们自己不愿意,都还是要再回到另一个躯体里重新做人。而能否得到人身尚且还是一件极之不易的事。这是为了让我们对生命有敬畏。世间上的缘分因果相续,任何事情都有回报。生命并不是能够为所欲为的事,它也不由我们控制。
这种说法,也许可以使人在获得当前生命的时候,对它郑重自持。任何一种善良或不善的作为,都会换来因果。所以,平顺...

两件平凡人的琐事。

暮晚初:

下午陪祖父去了趟医院复查,结束之后在大厅里等父亲开车过来。

这时候门外一排车停了下来,也没有好好停,就一扎堆地靠在了一起。然后一个汉子气势汹汹地下来了,从后车厢里拿出了一个花圈。另一个汉子从另一辆车上下来,也打开了后车厢,拿出了一个花圈,面色冷凝。一群人陆续从车上下来。由之前的两个汉子开路,进了大厅。什么也没有说,把花圈支在了地上,尾随而来的一位上了年纪的妇女当即跪坐在地开始对着花圈哭泣。那个汉子在大厅里嚷嚷起来。原本医院里的人就不少,那些人进来之后便围起了一个圈。尾随而来的亲戚红着眼睛,但也冷静,向旁观者叙说着因果。

我从看见那汉子拿出花圈的那...

「偏爱。」

这个寒假做的最多的事情大概就是对着电脑和窝在床上。由于天气冷,夜里家里一个人都不愿出去晃晃,我也就随了大流,从而有了更多的时间坐在电脑前。昨晚父亲进来看我,微笑着摸了摸我的头。不得不说那一瞬间真的有少女心爆棚的感觉。真是又幸福又心酸。

彼此都从不言语以后的别离,却都清楚地意识到时间的推移,和相伴日子的倒数。尽管我放了假,也是各自忙碌,晚上吃晚饭的时候见一面。记得刚出去读书时,回家后的初秋早晨,没有睡懒觉选择和父亲一起前往了市里的大菜场。尽管才五点多,大菜场上却是人来人往的热闹。一直一声不响地走在前面,买了牛肉还要买鱿鱼,买了鱿鱼还想再带些目鱼仔,买完了目鱼仔却又回过头问我想不想...

「流水账。」

前天和昨天熬了熬夜,粗略地挑了片子修改整理好。今天凌晨临睡前看了看淘宝,上午一起来就打开笔记本和卖家沟通了下,中午下好了订单。

比起第一次,这一次更加轻车熟路,片子的形式、内容以及数量都有了一定的增多。比较遗憾的是上一次很满意的卖家再点进去的时候已经将商品下架了。不知道是由于快接近过年了所以给自己放了个假,还是遇上了什么事情便不再做这个了。

按下确认键的那一刻似终于松了一口气,结果没过多久便又开始意识到更多需要做的事情。好吧,革命尚未成功,同志我还需继续努力。据目前状况来说片子是不可能年前寄到了的……毕竟路途耗费时间,并且我个人一口气不可能写那么多,更何况我还是个拖延征病毒...

©幻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