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漪。

梦一夜梨花落酒,韶华白头。
自顾首,香依旧,欲语却还休。

回到顶部

<4>

千千万万的凋零

遥不可及的天际

可我爱的偏是这冬

偏是那够不到的远方


2014年1月20日  周二  多云

如果说世间每一件事物都能够用数据来衡量,比如说记忆。那么金鱼的记忆是七秒钟,人的记忆又会是多久?那些比人更久远的了,比如说树,比如说天空?

天空本就是一个虚的概念,又何来的记忆之谈。可空气的交换新生,算不算得上是记忆留存的一种方式?我想是的。哪怕在我们眼里毫无生气,但它具有记忆的价值,且不可估量。

有报告说痛苦、悲伤的记忆会比快乐的记忆长久的多。快乐持续三分钟,但悲伤可以延续十五年。我无法理解,哪怕懂得也不想去理解和适应。为什么悲伤要被歌颂,而快乐却被遗弃?为什么悲伤痛苦被称之为清醒,而快乐却有时被视之为愚昧麻木?悲剧为什么拥有比喜剧更匹敌得上巨作的资格?

有人说这是因为悲伤具有醒世的能力,并且事实证明悲剧更深入人心。这是事实。然而现在的人大多趋向于看喜剧,这也是事实。对于这个世界太多悲剧的歌颂或许会在潜移默化之中造成不必要的影响。即使记忆短暂,暖心的欢喜也拥有立足的理由。

你我在活,比起如何让悲伤百世流芳,是不是当下的圆满欢乐更为重要。那些忧国忧民,留下一篇篇悲剧史作的,不就是为了警醒世人从而拥有更多的美好吗?那又为何兀自悲伤?又凭什么希望自己的悲伤可以留存千古?既然可以幸福快乐,为什么要选择悲伤?

其实悲伤能够做到的,快乐真的做不到吗?那苏东坡呢?苦中作乐属他最强。所以万千古人吟诗作画之流里,独偏爱他。不为诗词,不为书画,只为他的性格豁达潇洒。

冬的极致里才能有春的萌芽,穷途末路后才会有绝处逢生的曙光。这个世界上总有些言之凿凿的人,却也是最胆小最无望的。因为如果他们足够乐观足够勇敢,光就会穿过那些他们所埋怨的不完美的裂缝,朗照开来。

所以,还是做一棵树好了。不必去搞明白这些人性心理的复杂,只要有光,便只顾向阳好了。我的天空里,阳光一直很好。哪怕偶尔阴云笼罩,也要做自己的阳光。

时光太匆匆,过了那么久还有着随手会写下“2013”的冲动和可能。有些事似乎较之以前没有什么变化,如同昨日一般。但是,树还要长高,人总要走下去的。新的一年里,无论是晴天也好阴雨也罢——时滢,加油。


评论(3)
热度(4)
  1. 幻漪。幻漪。 转载了此图片  到 沐晚Chloris
    幻漪。:
©幻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