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漪。

梦一夜梨花落酒,韶华白头。
自顾首,香依旧,欲语却还休。

回到顶部

<2>

记忆里的阳光正好

将你和我的脸庞照亮

归去罢

窗户打开了我


亲爱的表姐:

冬安。

我回来了,终于,回到了T城。我想我突然间理解了你在《忘年》杂志上刊载的《虚城》一文了。此次归来T城发生了许多变化,常去的奶茶店扩建后又缩小,常去的小书店换了主人,常见的人都变得逐渐陌生。

我没有见到春,她因为前几天玩得太开心现在被她妈妈禁足了。但是我见到了苕子和鬃鬃。苕子一如既往地和我谈起她喜欢的韩星,我很遗憾地告诉她我脸盲。对于现下长得越发具有一致性的整形世界更是过目就忘。我开玩笑和她说她要小心了,说不定哪天回来脸盲的我把她也给忘了。其实我也是不确定的,因为时间总是可怕。或许有一日我们隔了数千里的距离,一日又一日之后相逢,便是人物皆非。

然后性子如她,一口否决了我这个矫情忧伤的想法。她说,“你不会忘记我的。绝对。”我觉得今天中午的阳光挺亮的,像是夏天的一样。也是,像苕子这样一张有特色的脸,要忘掉真心挺难。“好吧,原来还想让你感动一下我还记得你的。”

苕子做了个要扇我巴掌的手势,把满满的寿司盒推到了我的面前,“就算是文青也要吃早饭的吧?”

鬃鬃睡过了头,错过了准点到达的班车,所以买了饮料来补偿。没有忘记的我和苕子爱喝的口味。

好吧,看在她们今天都那么乖的份上,就请她们增肥吧。唔,在开动之前应该善良地拍照给春比较好?

久别之后的重逢说得最多大概是回忆。街角的关东煮也好,曾经的班主任也好,还是有关新学校新同学无尽的吐槽,如同放电影一般地行过。

明明在G城只想安安静静的,回到了T城却难以保持那样的状态。像是人格分裂一般。终于放假了,所以才坐下来给你写信。说真的表姐,脸盲的我好像连你的样子都要记不清楚了。但我知道无论容貌如何变化,我的表姐叶一总是带着女王气场。看着小时候的我,我也不认识,就像是看别家的孩子一样。表姐,你说时间可不可怕?

我想你要比我清醒理智得多,否则你也就写不出《虚城》。话说回来,上次《虚城》的配图特别漂亮,是在城南老巷拍的么?我听闻那里已经被封锁,即将被扫平了。可惜来不及再去看一眼。曹轴哥镜头里的物是人非,还有你笔下的万物皆醉唯我独醒,随同今天的阳光一起照到了我的脸上。

表姐,要不我以后给你做编辑,我们合作出书吧。写像《虚城》那样的书,有苕子、鬃鬃和春那样的人的书,好照亮我窗户里一匣又一匣的记忆。

我都快忘了呢。老巷里延绵的水仙花香。从起点到终点,却无法从终点到起点。我,你,还有苕子她们,我们之间,似乎开始隔着一节又一节的时光车厢。

今天的蓝天很美。不知道你那边怎样。

祝你修学顺利。

2014年1月19日,周日,晴。

时滢。

评论(5)
热度(6)
  1. 、、半夏微暖·····幻漪。 转载了此图片
  2. 幻漪。幻漪。 转载了此图片  到 沐晚Chloris
    幻漪。:
©幻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