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漪。

梦一夜梨花落酒,韶华白头。
自顾首,香依旧,欲语却还休。

回到顶部

呓语

秋深诗社:

文/幻漪。

你问我什么是时光

其实我也不知道

或许是光阴过隙

鸳鸯爬上了藤蔓

或许是冬雪莞尔

阳光藏进了眉梢

是梦的火花被点燃后凋亡

是海的泪水被亲吻后又沧桑

我用时光来冥想

你却伏在桌上已然睡着

身处时光里的人总会错过时光

白马在时光里把你我忘掉

亲爱的

时光的另一名义叫趁早


评论
热度(129)
  1. 如此生活秋深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
©幻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