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漪。

梦一夜梨花落酒,韶华白头。
自顾首,香依旧,欲语却还休。

回到顶部

<5>

然而后来才知晓

流泪也是一种偏执的任性

否则在若干的下一秒

便即刻蒸融于光影的浩渺里


滢滢:

这个冬天一如既往的干净却越来越没有往年的冷冽了。想必你已经放假了,我也恰好空闲下来写下这一封闲书予你作为这个冬天的贺礼吧。

至于《虚树》和城南老巷的故事,我们彼此都安然知晓,如若你能够记得,那么它实际的存亡便没有太大的意义。铭记和遗忘这一组相对的选择,时时刻刻都有着不同的分叉路口。记着不一定是好的,忘了也未必一定不好。有时候你会发现,越是弥足珍贵的美好越是短暂,甚至长不过花好月圆的季节。

当你漫步在某个街道的某个时分里,突然想起了一句歌词的微妙感受;当你写下某行字符的某个光景,蓦地回忆起的镜头或是人事;当你以为自己快要撑不下去却依旧倔强坚持的时分,脑海里翻腾着的念头;当你鬼使神差地停下前进的脚步,抬起头看到蓝天透过曚昽的树梢将你拥抱……这是曹轴的摄影理念,也是我微笑写下一个又一个字符的温度源泉。

所谓虚树,一开始便不必太在意,因为我们都是城南老巷的虚树。总会有无法陨灭的东西,就好像没有什么能够不朽一样,这个世界上不存在绝对,而我们的存在也不是为了纠结于悖论和绝对的。

滢滢,我问你:

如果那树花开过,哪怕只有一朵——你会不顾千山万水的阻挡归来,只为赴一个不甚相熟的故人的约吗?

这个世界上有太多太多的遗忘和错过,可于我来说,当抬眸看见虚树间的光影和天空时,这一切便都不再重要了。这是一种逃避,也是一种偏执。尽管我的观念有时候并不趋于乐观,但你知道我并不是一个悲观的人。如果你真的想长大后做我的编辑,那么我喜不自禁。如若有心,自然会有缘分使我们相聚。哪怕没有天定的缘分,也会有人定的宿命。这一点,无论是于你,于我,还是于曹轴,皆是如此。

要知道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我们身处何时何地何种联系,抬起头望见的,即使不是同一棵虚树,也是同一片苍穹,足够浩淼到把一切都包容掉,更何况仅仅是时间的眼泪。

2014年1月24日。

叶一。

评论(2)
热度(6)
  1. 幻漪。幻漪。 转载了此图片  到 沐晚Chloris
    主博头像君,子博头像也快出来了……小年夜快乐~新的一年也要继续加油。晚安。
©幻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