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漪。

梦一夜梨花落酒,韶华白头。
自顾首,香依旧,欲语却还休。

回到顶部

偏执·泪

秋深诗社:

文/幻漪。

你的眼泪

是温暖的河流

如我的血液

冰凉过支离破碎的咒


我的眼泪

是薄湿的问候

如你的浅笑

干滞走后会无期的愁


听说我走以后

你如同在冰冷的河里漂泊

就好像你走后

我仿佛被时光一再问候


听说你走以后

我没有言不由衷

就好像我走后

你不曾贪恋山河寂寞


你在我的眼泪里被肢解消亡

春秋之后再无川水穿梭

梨花落白了我岸上的好酒

薄湿的问候哽咽了遗忘的喉


然而雁书告知于我

泪水需要恣意任性地横流

否则在若干的下一秒

便即刻蒸融于光影的浩渺里


评论
热度(73)
  1. Caroline幻漪。 转载了此文字
©幻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