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漪。

梦一夜梨花落酒,韶华白头。
自顾首,香依旧,欲语却还休。

回到顶部

偏执·了

谁的流年草草,吃掉了我的最后一只橘子。

秋深诗社:

文/幻漪。

树的枝桠向着老旧的檐角

孤单的雀儿吟着唤不回的风

落了一地的白花湮散

大雨将这座城彻底冲刷


废弃的缸里酝着数不完的欢笑

永远拿不尽吃不掉的最后一只橘子

在某一年的大雨后消失

破碎的缸里盛满了眼泪


香气却被唤不回的风偷走

这座城的记忆也飘去某个角落酣眠

清醒着的古树在逐渐虚弱的心跳里

褪干净了梦的叶子打算兀自老去


有一个老人打开了沉寂的木门

谁的遗憾和迷茫乱了一季的青春

依稀记得下一个路口应该是左转

然后就抵达那回不去的故乡


来不及再多说些什么

太阳和树便都已向晚

哪一年的燕啼暖了花潮

哪一日的凝露醉了清早

便都全然不晓


只有脆弱的残果

依然紧贴着最后的心跳

等待着最初的终了

和那结束后的朝阳

评论
热度(70)
  1. 你从梦中来秋深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
©幻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