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漪。

梦一夜梨花落酒,韶华白头。
自顾首,香依旧,欲语却还休。

回到顶部

<10>

越过海滩却又看见铁网

我们的前方迷雾灰白苍茫

时间的栅栏划伤了你的翅膀

你却笑着和我说你不怕痛


2015年5月31日  星期六   晴

我在尝试着用最简单的黑白色调来描述我心间漫溢的情感。尽管我有太多想说说出来却又显得单薄。只是觉得感动,不是波涛汹涌的感动,而是像初春微凉的阳光拂过睫宇时的那种感动。

我感动的是,时间和距离没有打散我们。苕子、春、鬃鬃。一拖再拖的聚会,终于在这样一个周六实现。牵着彼此的手,再度一起走过阳光绚烂的街头。

春一如既往的活力,无论再多的烦心事,总能最快地满血复活。鬃鬃依赖性地喊着我的名字,却又不说其他。苕子,从见面一开始就安安静静的她,一如既往地安安静静地给着我她的温柔。

苕子说她是一个宽容度很低的人,然而我却不觉得。我觉得她认真、重情义,尽管不说话,却一直在心里默默地,默默地惦记着。我从来没有和她吵过架,即使偶尔沉默冷淡,也是一如既往的体贴和安心。她一向对我很宽容。因为觉得我之前给她的礼物贵重,所以改变了之前不喜欢戴围巾的习惯,在我不在的日子里暖暖地围上过了有我陪着的冬;所以精心准备着给我的礼物,一份又一份,神秘而又小心地包装在一个大袋子里。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告诉我回去再看。

她总能给我那样默契的感动。那种你偶尔闲聊间无意中吐露出来的愿望,你追逐路上一点一点的成长,漫漫时光里小小的转变和不变的眼光,她会是一个有心的同伴,在你还尚未觉察之时细心地一点一滴地拾起,耐心而又温馨地一片一片拾起,为你偷偷装进行囊。她什么都不会说,却又什么都愿意告诉你。每次都想着祝愿她好好的,过上她所想要的生活。

春总是那么的小欢乐,活力满满。偶尔会和妈妈生气,回去时却又记得给她带些吃的回去。她欢脱,她犯二,她爱吃,当你找到她时她会拍拍胸脯说“我这么爱你当然会说好啊”这样内涵的话。她是长着清纯少女外表的怪阿姨,是我们之间阴晴有时的小菊花,她是路过世界的不败的春天。她会早早地定好定时软件和你说“生日快乐”,结果冒冒失失地发现软件失了效结果推迟了一天赶紧补救。她会小调皮,偶尔撒撒娇厚厚脸皮,接着眨巴着眼波一脸无辜地看你。

鬃鬃却是直白,一边说着想我一边给我夹菜。可有的时候感情就是这样,从偶尔的挂念,彼此的安好,到再见面时一如既往的约会。因为彼此依靠,所以敢于把想念阐述;也是因为彼此知晓,所以没有过多强调,不说也好。

希望我最亲爱的她们都会过得好。不会因为数学时时烦恼,也不再为了那些恶意的言语而无辜中伤。不会因为茫然而失去方向,也不会为了时间、距离和越来越不一样的安排就这样渐渐把彼此推开、冲散。

想说的话明明有很多,越到后来却越是沉默不再想说。让想说的话,想做的事,都慢慢融进血液,融进我们之间未曾因这一年淡去却越发自然的氛围,融进未来我们终将一起会看到的,那一片远方的星空或海。

不愿做过客,也不做划伤翅膀上悠悠飘落的鸦羽。合上掌心,留住阳光和你们的温度,我回复给最亲爱的你们的情话,都在凝滞的光影里。

今天看了一篇日志叫做《有今生,做闺蜜》,愿下来的日子我们依旧能在想念彼此的时光里执着手,无谓受伤地前行。

因为我们年轻,我们不怕闯荡漂泊和分离。

我们不怕痛。我们在这里。

时滢。

评论(1)
热度(5)
  1. 幻漪。幻漪。 转载了此图片  到 沐晚Chloris
    被风挽留的尾羽。
©幻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