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漪。

梦一夜梨花落酒,韶华白头。
自顾首,香依旧,欲语却还休。

回到顶部

<8>

翩跹而过的四月

眼泪和新生的季节

在错过的华年里

微扬的唇角开始褪色


2014年4月6日    星期日   阴有小雨

雨水洗劫城市,每一次过后都是不变的回温,来势汹汹。生活也来势汹汹。

记得漫步走过的老街,整座小城古老浅黛的色调,遥远而又亲切。很安心的,走在熟悉久违的风景里。有的时候,有些人有些事,光是想想,就已美入心坎,无需多说体味。

穿过茫茫雨雾归来,打开冰箱,灰白的格子里放着一个月前春来时捎带的小瓶芬达。小小的明亮的颜色,在一刹那的敞亮里显得温暖。回房间,桌上花瓶里插着我最喜欢的月季开得正欢。骑车出门踩上小山丘,发尖在风里飞扬。

彼此久违的问候透过春天的温度,微笑已经漫上嘴角。即使在最单薄简朴的色调里,也能看到最明媚的春光。这是江南所能够给予我的,最好的礼物。毕竟G城的忙碌,把太多都冲刷得太淡太轻。而T城的色调永远噙着温暖。X镇,则带着T城方退下的朦胧温柔。

这个夏天,表姐说她会回国。想和表姐一起再去一次X镇。

时滢。

评论
热度(7)
  1. 幻漪。幻漪。 转载了此图片  到 沐晚Chloris
©幻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