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漪。

梦一夜梨花落酒,韶华白头。
自顾首,香依旧,欲语却还休。

回到顶部

致我最亲爱的

秋深诗社:

文/幻漪。

我像只蜗牛在记忆的沙洲里流浪

蠢笨的张望过后却只有水波茫茫

你是天空中腾飞而过的湖鸟

灼烂了我归去时岸上的石荒


越过海滩却又看见铁网

我们的前方迷雾灰白苍茫

时间的栅栏划伤了你的翅膀

你却笑着和我说你不怕痛


你羽翼里藏匿着的温柔

带我飞过世间所有嶙峋的湖面

而我方角里倔强的宽敞

留给你受伤时坠落的尾翎


是你再见时呢喃着的拥抱和无言的关照

是金银花的香气里交错的金属光

给我一段柔媚的韶华微笑绽放

渡过沙洲芥子里的沧海

凝固下天涯停格的信札


我们在熟悉的岔路口分别

你偷偷寄了一个愿望

你说你祝愿

深深的话我们能够浅浅地说

长长的路我们可以慢慢地走


我最亲爱的

你可知在那旧日的庭院里

冬天的银杏树开出了玉蝶似的花

干净得像我们共同擦肩而过的海浪

评论
热度(35)
  1. 熊小轩秋深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
  2. 阿诩秋深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
  3. 烟雨芜郁秋深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
  4. 幻漪。秋深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
    秋深诗社:
©幻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