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漪。

梦一夜梨花落酒,韶华白头。
自顾首,香依旧,欲语却还休。

回到顶部

朋友突发奇想来问我古典吉他和民谣吉他的区别,我凭着个人印象描述了一番。久久没有回音。窗外的雨似乎下大了,我一个人躲在房间里看视频。

后来朋友回了。一如往常的闲扯。那时耳边正好在放程璧和莫西子诗合作的这首《我想和你虚度时光》,我就突发奇想地回了他句“你不觉得吉他的声音是最接近青春和生活的声音么”。

朋友回答说从未有过这种感觉。只是有的时候,感觉能够拨动心里的一些莫名的感觉。因为找不到形容词,所以只能用莫名这种很模糊的词了。

原本输入框内的文字没打几个,又删掉了。这时候莫西子诗的和声正好响起。这是我这首歌最喜欢的部分。我突然间感到有很多想说的东西,可是听着吉他和歌声,又觉得没有说的必要了。

程璧和吉他,给人的感觉都是很舒缓散漫的声音,暖暖的,有点悠长。很像春天阳光轻轻拂过午后湖面。她唱时光,弹奏时光,说想要和谁虚度时光。这种感觉,我觉得就是朋友所说的莫名的感觉,也就是我所说的接近青春和生活。

其实原本写的时候不打算说青春。可想想浪费时光,漫步情歌,阳光,湖面,有点闪亮,有点飘渺。吉他的声音,像是阳光从陌生的街道一路蔓延到跟前,呼唤着青春前进的脚步。

不知道这算不算懒人痴迷的一种情怀?然后在被写作出来、演唱出来后被冠上了好听的名字:青春、生活。

但说实话一定要给这两个词语配一个乐器,我还是觉得吉他最为贴切不过。钢琴、提琴这种太过高贵的乐器,似乎显得庄重而又过分深沉。即使小提琴的音色很明亮,但比起吉他扫弦时的悠闲,优雅得实在不像我们这种平常年轻人的生活。古筝、二胡、琵琶,中国的乐器都给人浓厚的历史感,那种来自自然、来自历史深处的干净的声音,听着不像是在听自己,而是在淘洗自己。

当然这些都是扯远的话题。在这部作品中,还是巧妙融合了很多其他的乐器。前奏开始的时候,有种走在陌生巷口,百转千回,日光漫漫,轻轻推手,一扇半旧的木门打开,院子里恍惚间竟都是熟悉的景色。而后,歌声响起。

就好像在漫长的人生的巷子里兜兜转转,阳光醉得太过温柔,温柔到让我不知所措,不明所以。我莫名地前进,莫名地寻找着莫名的东西,以莫名的名义。然后,在我快要迷失在这巷子中之时,我逆着光遇见了我自己。于是莫名的一切,在这一刻都被赋予了意义。

*

脑海里突然开始放映。下午间歇性地下起了大雨,背着琴在书店等爸爸来接。漫无目的地翻阅着书籍,耳畔是近期单曲循环的某首韩国情歌。

天空是暗沉的灰。有人轻轻拍了我的肩膀,转过头,却是明媚。

然后牵着偶遇的闺蜜的手,笑谈着因缘,穿过匆匆忙忙来来往往的车水马龙。到了一家灯光暗黄、摆着印花沙发和柚木桌子的午茶店。我们坐下来,她请我吃了份雪媚娘。

有只毛茸茸的狗,偷偷跑过来舔了舔我们两个的脚。

头顶的“煤油灯”有点暖。

回到家赤脚踩在地板上,继续听程璧的歌,和朋友偶尔聊上几句。我的吉他静静地躺在我的身边。

如此也算是我的青春情怀罢。

*

歌词中最喜欢的几句,是:直到你眼中的乌云,全部被吹到窗外。我已经虚度了世界,它经过我。疲倦。像从未被爱过。但是,明天。我还要这样。虚度。我还要这样,想和你互相浪费。一起虚度,短的沉默,长的无意义。一起消磨,精致而苍茫的宇宙。

好了,趁着还有年纪虚度的当口,这个有午后阳光偶尔还撒着雨点的夏天,好好敬这名叫“青春”的情怀一杯罢。

听着程璧写字,好一个雨天。

©初

于2015年7月17日傍晚。

评论(4)
热度(10)
  1. 山上的小图幻漪。 转载了此音乐
    我想和你虚度时光~
  2. 穆橙思幻漪。 转载了此音乐
  3. 幻漪。幻漪。 转载了此音乐  到 未知南杳
    感觉好久没写这样子的东西了。感谢这首歌,给我写下这些文字的冲动。
©幻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