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漪。

梦一夜梨花落酒,韶华白头。
自顾首,香依旧,欲语却还休。

回到顶部

我有一把吉他

手一抖删了,幸好还记得。

秋深诗社:

文/幻漪。
我有一把吉他
偶尔可以弹弹情歌
只是情歌太旧
我怕你听不懂
即便如此
你是否来我湖畔
看一看我这把橘子色的吉他

我有一把吉他
音色亮丽且从不沙哑
只是音箱有些沉
我怕你扛不动
即便如此
你是否愿意倾耳
听一听装满音箱的青春和梦

我有一把吉他
浪荡过大半废墟美景
只是时间过于空
我怕你走不进
即便如此
你是否负此韶光
亲一亲我破碎腐朽的弦线

当你的眼泪打湿心潮
我的吉他会为你歌唱
只是这位老伙计笨得很
我怕你不欢喜
即便如此
你终究还是来了
来探望我和我这把破旧的吉他

窗外恰巧是阴天
你坐在我的弦上
听我弹了一段不完整的曲子
是阳光和橘子味的

评论
热度(44)
  1. 薄荷锦鲤秋深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
    秋深诗社:
  2. 阿诩秋深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
  3. 局外人inside秋深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
    @chandajin
  4. 幻漪。秋深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
    手一抖删了,幸好还记得。
©幻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