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漪。

梦一夜梨花落酒,韶华白头。
自顾首,香依旧,欲语却还休。

回到顶部

      ×

世有双生花

一者向光

二者暗香

光香浮动

可定命格

*

—夏花视角—

“夏雨小姐,你愿意嫁给陈觉先生,做他的妻子,从今以后,无论是顺境或逆境,富足或贫穷,健康或疾病,都将彼此爱护、珍惜,直到天长地久吗?”

“我愿意。”夏雨的声音偏金属质感,像是一条缓缓流淌的河。夏花清晰地记得,就是这个声音,曾经在黑暗里抱紧她,许诺说:“就算全世界都看你不顺眼而离开你,我也不会。”

然而今天,就连她也要离开了。嫁给陈觉,有一个无论刮风下雨都会拥抱她的家,还有可以在任何时候都可以拥抱她的宽厚臂膀。

……还有,温热的吻。

她端着高脚杯的手紧了紧。

闭上眼睛冥想,似乎就可以对那些刺眼的场景不看不听。

然而不可以。

她做不到。

原来想回想些高兴的事情,却只有无尽的阳光下,夏雨推开她时清冷的眼神——

像是坠入渊薮的冰凌,陌生而又寒冷,切割得夏花血淋淋地疼。

她说,“姐,放手。”

好,我放手。

“下面,请新郎新娘交换戒指……”

小雨,姐姐放手。……祝你幸福。

“叮——”“哗啦——”夏花手中的高脚杯在放手的瞬间,在大理石上开出了一朵妖冶的花。就像是……像是染着血的小雨微笑的样子……

“小雨!!!”夏花这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礼堂上方的水晶吊灯,随着那一声“叮”的破碎,坠落。不偏不倚地砸在夏雨身上。

一时间,礼堂里,以夏雨为中心,开出了一朵美得动人心魄的花。血色渐染,浸透过夏日清晨的阳光,沿着夏花的声线,漾开。

*

—夏雨视角—

……光?

还有……香气……

……挥不散的影子。

和……

谁的……记忆?

……原来是你。

——光倾泻下来的地方。

……你,是谁?

……我的光又是

从哪里溜走的……

好像是那个夏天……

……

和最亲爱的你,

告别。

如果……

如果,这就是结局。

夏花……

夏雨在那天的阳光里闪烁着眼睛,脑海里一片迷离。她好像……看见了夏花那张丑毙了的哭泣的脸。MD你妹我今天大婚你哭个屁……

夏雨合上了眸。

©初

我真的是忍不住居然在这里开坑了……恩,配图的《双生花日记》小短篇就此开始啦~夏花×夏雨,姐妹向。

©幻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