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漪。

梦一夜梨花落酒,韶华白头。
自顾首,香依旧,欲语却还休。

回到顶部

—夏雨视角—

我叫夏雨,夏家的二女儿。因为生我时窗外下着大雨,所以我的名字叫夏雨。我有一个蠢毙的姐姐,名字叫做夏花。理由也很简单,因为生她正好是阳光烂漫的夏日午后,篮子里的太阳花恰巧开得很好。

我从不叫她姐姐。通常都叫她二花。当然了,她还有一个响当当的名号,江湖人称热狗女王。如果我一不小心惹了她,偶尔也会叫叫她女王大人。

我们家的老爸老妈,自我懂事以来就处在上班出差和度不完的蜜月中。我的记忆里,很不幸地都是那张笑起来像是花痴一样的春花烂漫的脸。哦对了,她叫夏花。虽然熟识她的人一致认为她比较适合叫春花。

那个蠢女人脑子里总是想着一些不切实际的事情,发生一点小事也会一个人胡思乱想半天。比如说被那个男人甩了,再比如说看见我犯胃病一脸夏雨要死了的表情。还有不时对我露出的春心荡漾的猥琐大叔的表情。至于“给姐姐我抱抱”“来一个轰轰烈烈的热吻”“小雨我们来滚床单吧”这种习以为常的骚扰就更不用说了。

这种女人哪个男人要她。也只有我这个可怜的妹妹养养她了。其实我自身潜伏着受虐倾向吧我去。我记得陈觉追我时,我的第一个反应居然是问他“我家有个白痴,你要和我在一起最多只能是第二因为我还要养她你介意么?”……我TM才是真的疯子,而且还是有受虐倾向爱装逼却搞死自己的二花她妹。次奥,又爆粗口了,答应过自己给陈觉当淑女的……算了。再淑女也是二花她妹。

*

其实我还是很喜欢二花那个家伙的……所以见不得她给别人露出那副白痴样子。所以,我想,要结婚也得我先才对。因为我是妹妹。二花再二,做姐姐的也该让让妹妹不是吗。

陈觉和我求婚了,我答应了。冷静的想快要结婚的不是自己。尽管拉着二花去试婚纱的时候还是抑制不住地激动。

这是此生唯一一次。

——唯一一次我们两个都能穿着婚纱站在一起的日子。等到她大婚,我是做不成伴娘的了。所以我不能让,唯一的一次,当然我要做主角。然后以后生个孩子,我就奴役她给我带孩子,让孩子叫她“二花妈妈”。哈哈,谁叫我是妹妹。

那女人穿婚纱果然很衣冠禽兽。真是佛靠金装人靠衣装。不过你妹我结婚你朝对面伴郎放个鬼电!人家才不吃你这套啊喂!把我推给陈觉自己拖着婚纱大吃特吃外加泡男人是怎么回事!

呐,二花,其实我想过拐你到英国,陪我留学的。我是觉得既然没男人守护得好你,还不如嫁我算了。可是……你似乎真的很喜欢那个男人。

算了,那你妹我先结婚好了。我们两个的账,慢慢算,反正来得及。

*

……我一直以为肯定来得及的。没想到居然来不及了。

呀二花你哭个妹……本来就丑还哭成这副鬼样子不给我把请来的宾客都吓跑了……

……怎么办,夏花。我要真死了就真没人要你了。

夏花……

……要不要,和我一起死一次?



—夏花视角—

小雨要嫁人了呢。是我该放手的时候了。

有一件事,我一直没有告诉小雨。那就是早在她小时候的那个夏天,发生空难的飞机就是自家那对活宝父母坐的那班。每个月准时到账的生活费,以及过一段时间就会出现的来自父母的信件,都是自己和父母的好友联手创造出来的幻象。

小雨嫁给陈觉,就是多了一个亲人了,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

我万万没想到小雨会在婚礼上出事。在最接近想要触及的幸福的那一刻。难道我们遇到的生死玩笑还少吗?!

小雨……

陈觉他就是个混蛋。在最关键的时刻不能保护你,还要他干什么!

……小雨,姐姐也是混蛋。姐姐也没能保护好你。对不起……

与其让你这样没有颜色地躺在床上,就算醒过来面对这一片失色的世界,还不如……还不如……

—回归第三人称—

夏花趴在夏雨的床边,紧紧握住了她失去血色的带着戒指的左手,眼里噙着未曾落下的泪,脑海里涌现了一个念头。

……小雨,姐姐想要你一直无忧无虑地幸福下去。耍帅也好,和我斗嘴也好……一直在我身边,永远在一起地,好好地生活下去……

夏花环顾了一眼四周,是她和夏雨最讨厌的浸透了消毒水的白色的沉寂。在手术完成后她就已经遣走了所有的人。

夏花凝视着夏雨不知沉睡到何时的脸,伸出了手,颤抖着附到了氧气罩的开关上。

——小雨。和姐姐永远在一起。永远不离开了。好吗?

——傻二花。我不养你谁要你啊。

眼泪滚下的瞬间,氧气罩的插头伴随着失神的片刻落地。夏花轻轻伏在夏雨怀里,一如那日,静静地淌着眼泪。

眼泪迷蒙间,她似乎看见夏雨睁开了眼睛。苍白的脸上,眼角却染着血色的妖媚。她刚才无力垂落的手在此刻却用力地拥住了她,紧紧地,像是用尽了全身力气,又像是夏花无尽脑洞深处的一场梦。

她虚弱的声音扑打在夏花耳畔,却是夏花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一如既往的金属质感的声音。明明是清冷厚重的音色,在此刻却沾染着说不出的性感和温柔。以至于夏花完全沉浸在她的声音里,像是漂浮在茫茫宇宙中一样丧失所有知觉,忽然她看见了一道温暖的光。此刻的夏花只知道抱紧她,怕这一瞬间来得太快去得也太快。

银色的窄窄的刀片在洁白的房间里闪着光。夏雨婚纱上怒放的花开得越发绚烂。像是汲取到了这个夏日阳光里最美的养分,两朵依傍而生的花,盛开在最纯净洁白的梦境中心。暗香浮动,撇去消毒水刺鼻的气息,阳光以众生平等的姿态倾泻而下,氤氲温暖了这场大梦的尽头。

她说,“二花,我们又可以生生世世在一起了。永远哦。”

“恩,永远。”夏花微笑着依偎在她的怀里,像是只终于靠岸的疲惫的船。

只是从此夏花这只船不会再往哪里漂泊,而夏雨这个渡口也不够容纳除了夏花之外的船只。

她们沉入岁月的河底消失匿迹,却开出了见证命格的花。

双生花,花生双。一者向光,二者暗香。生生世世,不弃不离。

©初

评论(9)
热度(3)
  1. 幻漪。幻漪。 转载了此图片  到 沐晚Chloris
    答应两位麻豆的CP文QWQ
©幻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