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漪。

梦一夜梨花落酒,韶华白头。
自顾首,香依旧,欲语却还休。

回到顶部

谎言

一直更新子博,也在主博冒个泡表示仍然活着。(大概看不懂具体写的是什么不过开心就好hhh

秋深诗社:

文/幻漪。

陌生的刀子

切开伤口

淌出的斑驳眼泪

味道竟是甘甜

好像被开封的陈酒


小小的一柄勺

剜去甜蜜

显露的颗粒回忆

以为珍惜

实则了然无趣


你的谎言我不再听信

偶尔的广告也比它美丽

有风灌入

满耳蜗的不在乎

呼啸而过


它流浪

途径世界的角落

步履蹒跚

却不肯认输

直到某一个路口


它趴在沙滩上

听落魄的螺讲海的故事

它听说后来的后来

时间腆着大了的肚子

却和年华分两岸居住

评论
热度(17)
  1. 阿诩秋深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
  2. 幻漪。秋深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
    一直更新子博,也在主博冒个泡表示仍然活着。(大概都是看不懂的不过开心就好
©幻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