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漪。

梦一夜梨花落酒,韶华白头。
自顾首,香依旧,欲语却还休。

回到顶部

「墨纸。」

有关强迫症的夏天。还有过去现在未来的自己的碎碎念。

8号和9号两天随拍的照片,今天进行了简单的整理。是喜欢的色调和风格。斟酌一二,最后先挑了几张调成了黑白,并且裁剪成了1:1的比例。

和母上大人签署了一个约定,时间期限是一年不到的时间。从这个快要结束的夏天,到下一个绽放的夏天。从小到大风格一致的好姐们的路线。一晃年已经是好多年过去了。

和闺蜜聊天时谈起,无端地眼睛有些潮湿。脑海里正好在搜寻适合这些照片的歌曲,慢调的,能让我安静清醒的,喜欢的声线和旋律,于是耳畔就自然而然地响起了这首艺声的《墨纸》。

艺声是SJ的一员,然而我并不追星,更何况我脸盲。但是对于他的声音印象很深,是喜欢的感觉。懒于看韩剧,但对于好听的OST来者不拒。有时闲起来还会因为一首歌而特地去查一部剧。

墨纸。干净,纯粹,淡薄。所谓拍照,所谓写作,所谓生活,如此而已。

×

#1

图一的楼在高速边上,两年前我还经常骑车路过,听大货车穿梭碾压过地面微微震荡的声音。风的声音是最清楚的,车流忙忙碌碌,路边是不变的静默的楼房。不知道在夜里,有多少人随着层层窗帘掩护下的灯火的熄灭听着这由远及近接着远逝的声音睡去。

拍这照片时,其实正漫步在小区旁的垂柳道上。一个不经意的抬头,恰巧有鸟群盘旋飞过,反射一般端起相机拍下。而后特意等待蹲点拍摄的,反而没有这一张好看。其实也没有等很久,因为拍完这张照后的没多久就下起了阵雨,而我暂时还没有边淋雨边拿着相机拍照的勇气。

人生有时大概就是如此。一切相遇和成书都只在一瞬间是最妙的。错过之后便不再有,如若再有也不会再轻易获得。所以有时候我们需要坚定自己的念想拼一把,只为留住眼前拂过的幸福。

从另一面来说,我们活着,可能像是永远停驻在高速边的大楼,也可能像是随着环境不断辗转迁徙的鸟群。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选择和不同的生活方式,然而无论他们如何,他们背后的天空总会无言地包容这一切。

#2

图二摄于两城交接的郊外,傍晚接近饭点的时候。按下快门的时候我已是饥肠辘辘。因为一直在外面晃悠着拍照所以下午什么也没吃。心情大概也有点台风天的阴郁……当然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当我端着相机的时候就要放空一切只考虑拍照,然而当我决定放下时就是马不停蹄地滚回去吃饭了。

台风天随风飞扬的枝叶配上云层翻涌的天空很漂亮。树梢略过风发出声响,细细碎碎配上偶尔来自我的胃的呢喃……事实告诉我们,人生或许有很多难事,如同出门拍照躲不开的台风、飞扬进眼睛的尘土和随时都有可能来到的阵雨,但你可以做一棵沉默的树。无论风吹雨打,你的枝叶如此飞舞摇晃,你的根茎依然挺立,牢牢地驻扎在你所信仰的土地里。

#3

图三是高速公路的围栏。曾经我踏上过围栏旁的天桥捕捉下一枚尾羽卡在网眼里的画面,那一幅也是黑白。当时看到所想到的,以及后来整理时想表达的,莫过于类似的迁徙漂泊之意。

如今撇开当初的看法仰望这围栏,顿时觉得这是安定与奔波间最为清楚和坚定的界限。你可以追逐围栏外面的天空,然而你需要付出代价,你要在来来往往的不断的车流中找到方向找到下一块安定的土地。你也可以选择围栏里的,在车流的声音和清晨的绿意中醒来,看见熟悉的天花板,听见熟悉的唤醒你的声音。

#4

图四摄于某座桥梁。记得当时它初步成型还未具体装饰时,我们几个人好友自发地相约活动,地点就是以这条桥为坐标,离桥不远的藤萝架下。多年之后再回首看它,早已不单单是那条水泥钢筋铸成的“桥”,披上了色彩矗立在多少年来漂泊零散的记忆里。

拍这张照片时是向斜上方的仰视。就好像当年抬起头看升起在夜空中的暖红色的孔明灯一般。只是当年的人也如同那四处飘走的孔明灯离去,如今再看,唯有天空和这座桥依旧。

于是将照片最后定为黑白。尽管岁月给予了它颜色,此刻我也将它褪去,只留下最忠实的记忆。还有黑白褪不去的渺远天空和伫立着的桥梁依然见证着,下来的日子里,我们聚聚散散间的,我的成长和变化。

×

如同提着毛笔,静静凝神写下一笔一划,看墨在纸上染开,晕开香气。也似提笔作画——按下快门,定格黑白。

我想透过这些记录的和见证的,远远不仅仅是记忆。

©初

于2015.8.12夜


评论
热度(3)
  1. 幻漪。幻漪。 转载了此图片  到 沐晚Chloris
    处理了一些事情,今天(准确地说应该是昨天了)的照片迟了T^T但是没关系,记录是用来刷新的。但让我说的
©幻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