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漪。

梦一夜梨花落酒,韶华白头。
自顾首,香依旧,欲语却还休。

回到顶部

「当。」

最近在看《第三极》系列的纪录片,之前也一直在看NHK的《纪实72小时》。看的时候突然间想起了小时候坐在沙发上静静地看动物世界的自己。

当我面对展现浩大自然本来面目以及最接近自然的人们的生活方式的事物的时候,都有一种被伟大包容的幸福而又卑微谦逊的感觉。有人说,当自己遇上一时间难以克服的坎的时候,就需要去拜谒一些足够把自己的小磨小难吞噬得不足一提的浩大,比如海洋,比如草原,比如高山,比如星空。

当我看到透过某个时分的镜头所展现出的这些,我的内心是宁静的。我想那些一直游走在世界各个角落拍摄这些震撼人心而又温暖实际的纪录片的人的内心也往往是宁静的。他们比任何人都要真切地感受过这世界,这自然,这生活。他们坚毅勇敢,所以跨过雪山、越过荒野、贴着寒冰留下鱼的尾巴;他们亲切温和,所以倾听着不同民族不同种族的语言,一路都与生命与自然贴近而行;他们刻苦能干,所以航拍水下跟拍一样不落只为让在另一个地方的人们领略到这份不可思议的美丽和温馨。

×

以上的照片,除了最后一张外,都拍摄于汽车上。汽车穿过郊野,也穿过城市。坐在窗边的我举着相机,用快门模式记录下这些每天都有可能路过的风景。最后一张拍摄时,正在路边的一家奶茶店等待对自己一个下午游荡了一大圈的小小奖励。原本也想拍几张这家常来的店,想想当时的情况并没有开口。也罢,既然休息就好好休息吧。虽然望向门外时还是条件反射地拍下了最后一张照片。

当我整理照片的时候发现这几张照片都有的共性,准确地说我那日出去拍的片子大多都是这个风格。时间的交替,岁月的耕织,似是像那日复一日的电影,从我眼前匆匆略过。

夏日慵懒的午后,上了一定年纪的劳动着的人们。以不同的姿态,不同的职责,和不同的姓名存在于这个世界。然而他们的侧脸,他们的背影,却在一瞬间重合。洗去所有夏天绚丽的色彩,减淡、直到黑白。他们的面目在这些片子里都并不清楚深刻,可是同时又感觉其实明朗。

那感觉与龙应台的《孩子,你慢慢来》给予的感觉不同,但又有共同之处。这大概是一种生的喜悦和体验。

×

下来的几年,若干时间之后,我又会穿梭在哪个城市,倾听哪个小镇的鼻息,路过哪个世界的行人和风景;我又能留下多少记忆,多少温暖,多少良人。

我不知道。但充满期待和希望。生活本就是两面的,在看清糟糕的一面的同时,天真固执一点地迎接精彩的一面又有什么不好呢?

所以,下来的时间里,想要继续拍照写字,好好完成手头的任务。既要捕捉到生活里细微的风土人情,也要努力争取看到更大的世界、更小的自己的资格和能力。

我不知道那时的自己如何。但我知道那又会是一个全新的自己。

×

我想——当光阴荏苒,我的羽翼变得更加强壮和丰满。我独自一个人也能撑起自己的世界,撑起自己温暖的家。我便把梦里的搬到现实里来,把心爱的家人都移到我的翅膀下面。我一个人去闯荡世界,一个人也能强大。一个人看只能一个人看的风景,走一个人才能走的路,收获一个人耕耘才有意义的果实。

我想——当时光流逝,我的身边最终只留下了几个不可多得的良人。无论相隔多久、多远的距离,再次相见都能言笑晏晏、宛如昨日也曾相见。一起奋斗,一起成长,一起看这大千世界的白云苍狗。

我想——当不知多少昼夜交替之后,用一如既往的关键时刻的好运气,遇见不会擦肩而过的美丽,陪伴我渡过下来的无数春秋的平淡和瑰丽,一起迎接上天给予的——每一天新的生活和每一份温暖的惊喜、每一次艰难的鼓励。

我想——当我老了,我要在一个阳光温暖、岁月静好的角落,开一个小店。看书、写字、喝茶、种花;翻看这些曾经的我留下的每一字、每一句、每一张照片,以及听过的每一首歌;然后看着一个又一个像曾经的我一样的年轻人充满希望地启航。

©初

摄于2015.8.13

文字于2015.8.17


评论(3)
热度(3)
  1. 幻漪。幻漪。 转载了此图片  到 沐晚Chloris
    因为是分散拍摄而后整理在一起的所以后来才发现前三张是惊人一致的偏右构图ORZ……所以最后还是决定弄成
©幻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