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漪。

梦一夜梨花落酒,韶华白头。
自顾首,香依旧,欲语却还休。

回到顶部

夜行抄

秋深诗社:

文/幻漪。

潮水打湿了夜

月坠进傍晚的漩涡里

我坐在牙尖儿上

飘过整片江湖


风他过了个圈

为支离破碎的爱人染上唇彩

阴阴郁郁地走了

疯疯癫癫地散了


芦苇的眼泪漫了上来

染着火焰的青色

不说话

只一程又一程地送着


我跳下城墙

看见一林撑起黑暗的树

划破天际

抽离出隐隐的光线


有人在说着曲故事

曼珠沙华幽幽地开了

不老不死

亦不生不灭


阖上门

掩尽了离别和黑夜

大雨如约

浇没了最后一声再见

评论(1)
热度(20)
  1. 你从梦中来秋深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
  2. 阿诩秋深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
  3. 幻漪。秋深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
    秋深诗社:
©幻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