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漪。

梦一夜梨花落酒,韶华白头。
自顾首,香依旧,欲语却还休。

回到顶部

闺蜜

致天下闺蜜,致我的你们。

暮晚初:

上一篇:康家

我们都走在人生的路上,有时脚下的路漫长而悠远,有时脚下的路却又短暂而陡峭。走在路上的时间长了,时间便会洗去很多苦痛,却也冲刷淡薄了很多感觉。走在路上久了,就会不知不觉发现:有些于你很重要的人,其实并未常常占据你的脑海,甚至平时并非无比想念。只是有的时候,突然间心情就宁静了下来。你只是突然间地想起,温馨便浅浅地漾了出来。而那些疯狂侵略过脑海的猛烈,往往是时效一夜的酒,梦醒后便清醒,并无多少记忆和感觉。

所以有一句话说,不求轰轰烈烈,但求细水长流。不需要黏得太紧,却也不会就此罢休。那些出现在我们生命里并愿意停留的美景,都是值得珍惜、不容辜负的大好光阴。

恋人如此,家人如此,朋友如此,闺蜜亦是如此。


一天中午,拉了窗帘浸溢着温暖的呼吸的教室,午休时间。我趴在桌上,蓦地想起了夜白和南微,还有亚亚。不是想念,只是想起,然而就微笑着轻浅入睡了。

说实话,随着彼此时间的错开,相见的次数越来越少。夜白生性放荡不羁,约起来倒是容易。哪怕是偶尔一起抱着杯奶茶看看剧聊聊天也是不错的差遣。然而南微,虽说是三个里离得算近的,可时间差得太开。至于亚亚,时间差得开再加上住得远and长期失联的宅居状态,一年也就吃生日饭,或者说放大长假的时候才能看见她的影子。

距离产生美,距离也产生嫌隙。现实表明,随着各自发展的不同,很多好友都会被隔断,从此从一片云彩走向各自的天空。不经过流年莽莽,谁也不知道谁能够继续留在谁的身旁。

我们所能做的,不过是在仅有的空间里,维持着仅有的温度,来弥补这距离的越发遥远。会恐慌,会忧虑,会无奈,会不知所措,也会煞费头脑。

然而患得患失才会坚持珍惜,彼此在意才会担心顾忌。不变的问候,填补着彼此人生中一天天的缺席。

其实也不是没有担心过,这点对于大家彼此来说定然都有。只是这样纠结地想着不如直接揣在心上,珍惜着现在哪怕没有以后也罢。


记得曾经夜白君和她妈妈有一次拌嘴,大概是因为她学习成绩的事。毕竟早在夜白君出生之前她妈妈便已经很偏心地把一切优良基因都给了夜白同学伟大的欧尼桑了所以……夜白君的妈妈说话很有特色,生气起来更是锋利。想当初她就在学校门前,坐在电瓶车上指着前面的河流对夜白说:“你给我爬河里去。”

但这些都不是重点。我记忆里最印象深刻的是她妈妈那次的那一句话:“你看看你现在周围的同学,你别看现在是同学、有多要好,等以后长大了,你跟得上人家吗?”那次她妈妈举的例子不是我,而是我前座的某只学霸。说这话的时候,夜白露出的难过的表情,我竟是如此的熟悉。因为和母亲的争吵,或许我还有安慰的话可说。但对于这个话题,我真的无能为力。

然而在这么几年里,我一次又一次地见证着我的无力。

我其实很想说学习成绩不是全部。我也想说先天基因其实意味着很多,后天的兴趣也能提升一定空间,但如此相逼则会适得其反。我还想说其实那些考得出所谓的成绩的人都是普通人,分数高并不代表着绝对的优秀,分数低也不是绝对的无能。包括我。

每每当我在亲戚相聚的饭桌上听着那些冠冕堂皇的客气的称赞时,便会由衷地厌倦,因为那不是全面的、真实的自己。那是片面的、传说中的。然而现实的、真正的自己,并没有多少人来关注其努力。因为这是一种惯性,是应试制度的惯性,也是人名利观上的惯性。这种惯性会冲散人的认知,甚至会卷走真实的自己。

这才是最可怕的事情。所以我拒绝听这些美丽的谎言,也疲倦于如此的客套,我只想做好自己的自己。

可是这些我说不出口,也不能说出口,因为这不妥。我没有资格和立场那么说。这些话从我口中说出来说服力还远远不够。因为我是安以,我是她眼中的安以,并且一直会是她眼中的安以。

我不是救世主,但我想做爱我的人的英雄。

所以我常常只是拥抱,我告诉她时间会解决和见证一切。我把沉淀了很久的话在这个深夜写在这里,也写给那些年被温暖点亮的一个个拥抱听。

我说,别怕时间,抓紧我。

夜白回答说,恩,抓紧了。死皮赖脸也会抓住的。

你说的。死皮赖脸也要抓住的。不许反悔。

 

我们的路还很长,也注定不会因为彼此而就地停留。然而其实闺蜜二字奢求的并不多,它不一定是同一条路上的共同行走;它可能就是在不同的路上,我们都各自地走着,走着走着,有些累了,便不自觉地关照,看在另一条的她也在行走。

仅此而已,亦是甚好。

不会太贴近剥夺呼吸,也不会走远失去消息。


所以啊,亲爱的人。

我并非就此写给你,或准确地说是你们。我只是在默默地解说,怕时间也会把这感触冲洗干净。因为这可能是若干年后我们的见证,也有可能是最长久保质的纪念品。

我不在是嫌时间太短,也不是恐慌着光阴太长。

我只是想——

韶华本就匆匆,你的路我怎能够仅是路人;岁月未曾不漫漫,你的时光我又为何要错过。


夜白,南微,亚亚,还有未提及的你们,晚安。

亲爱的安以,你也晚安。

评论(2)
热度(7)
  1. 幻漪。暮晚初 转载了此文字
    致天下闺蜜,致我的你们。
©幻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