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漪。

梦一夜梨花落酒,韶华白头。
自顾首,香依旧,欲语却还休。

回到顶部

阴阳入凡

没错,旧坑还没写完,我就……又开始刨新坑了。依旧不定时更新,龟速恩。晚安。

暮晚初:

奈何桥数里外,黄泉源头。黑云似墨,晨光如玉,艳阳却依旧如火,幽幽冥冥间,将整个黄泉河畔染成了深不可测的迷蒙的醉色之中。黑白分明,是非乃定。黑白交融,则是风云鹊起。

“今日这具象可不比往昔,想是有事情发生了。”一女子一袭红袍,宽宽松松的罩在身上。举手拂袖间,便可以看见里面刺着金线的霓裳。她垂着长长的黑发,倚着水面喝酒,竟成了这黑白赤金中最为和谐的因素。

“此乃黄泉尽头,素来不干世事。我只需管着我的事就好了。其他的有的没的,我们的阎王大人可不是吃素的。”黑袍女子的脸隐在披风里,声音不寡不淡的。说话时,她正执着枝笔,垂眉誊录着什么。

“是啊。我们阴阳大人可是主掌生死簿的,可不是为了管这些有的没的的。”红袍女子缓缓起身,发丝沾染起一串晶莹的水珠,水珠却在腾起之后,即刻消散成灰白的烟雾,袅袅地尽了。“可是这地府自从上次陆判之后便什么大事也没有了,你倒好,好歹有事情忙。像我这样的闲人,既没有八卦,又没有什么任务,可把我憋坏了。”

“司命姐你是命司大人的御史,这些事怎么可能劳驾你。”知道如此冷淡的回答只能换来对方更加的死搅蛮缠,阴阳也只好服了。她放下笔,卸去了黑色的长袍。入眼,此刻无奈吐露着句子的女子,眼色竟是黑白重瞳子,左眸是了无生气之墨色,犹如黄泉西岸的云气;右瞳却是纯净无暇的灵白色,恰似黄泉东岸的希光。头发是花白,仿佛是古书里走出的老媪;容貌却是青年人模样,用司命的话来说,便是“真真长成了生死簿掌司的模样”。

“其实近几日我也没什么事,亡魂之事大多由孟婆婆给我了结了,没什么不好处理的。我也不过誊录整理了本生死簿,其他便没再做什么事情。”

“原来是没有的,所以我才能没事干来找你玩,喝喝酒聊聊天看看风景打发打发时间。可现在,你有事要做了。”司命有些抑郁地放下了盛酒的碗,闷声叹了口气。“今天我来就是为了这个。黄泉具象和往昔不同也是为的此事。”

“纵是我有知道的权力,但按道理说这事情不应该由我来办。”

“确实,地府这么多人才,我们阎王大人又这么年轻有为,正常来说没我们这群编外人员什么事的,更不必说去惊动命司大人了。”

“但这事既然发生了,总是要处理的。你去也无妨。更何况你总算闲了下来,权且当做休休假也好。”司命的眼里是捉摸不清的神色。“毕竟我也只是个传信的,具体什么用意我也不知道。”

“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不又到归纳档案的时候了嘛。凡世监呈递上来了这段时间的人间生死百态。其中有个叫蔺澄的丫头,倒着实是有趣。所以才会闹出个这个事儿来。”司命见阴阳神色一定,不由得起了逗弄之心。想这地府里外,黄泉上下,敢这么和生死簿掌司说话的,也只有眼前这位司命大人了。

“所以。”阴阳这人说话一向言简意赅,况且了解司命脾性,自是不急。

“有意思的是,凡世监确信她已经死了,这人间也没她什么气息魂魄残留。可这对帐的时候,奈何桥上的帐里,竟没有她。孟婆婆也查过了,都没有。”

“生死簿上也没有记录吗?”阴阳眼色一沉,黄泉艳色便霎时阴沉了下来。唯独眼前这位司命大美人兀自妖冶着,完全不受干扰。

“上次你去见老阎时,我顺道来翻查过了。没有。”司命小姐向来没有什么随意翻人东西不妥的概念,更何况她有这个权利。哦对了,这地府里外、黄泉上下,唯一敢这么叫受人敬佩的阎王大人的,也只有这位了不得的大闲人司命大人了。不过司命和阎王的浆糊阴阳绝对是懒得趟的。

“所以。”阴阳的语气也跟着沉了下来。若是凡世生灵脱离生死簿,这可当真是匹得过当年陆判之事的案子了。只是……“纵是如此,阎王大人不打算派追魂使者前往调查么。我相信凭借本白大哥的本事……”

“都说了我就是个传信的,啥也不知道啊。更何况本白最近在清修,本黑他们因为总结的事情也是忙的要死。我还要等命司大人指令,所以……”司命说到这里也有些无奈,“嘛嘛,反正就是拜托你走一趟了。也不用急着回来,反正凭你这效率,工作早结完报上去了不是吗?权且当做去人间旅个游啦~”

“可是司命姐,”面对司命和平常一样却又有些不一样的漫不经心的话,阴阳隐隐有着要发生什么的预感。

“阿阳啊,这是命司大人亲自下的谕旨。”司命吊儿郎当的神情霎时认真了起来,深不可测的眼眸似是透露出什么含义来,“我知道你疑虑,我也不可能明白。既然是命司大人的安排,你就放宽心去吧。”

“是。”阴阳施了个礼,便坐到了司命身旁。棱角分明的脸竟蒙上了一层迷蒙的暖意,不知是她缥缈无依的微笑,还是黄泉袅袅腾腾的雾气。“那我不在的日子里,可就要劳烦司命姐和孟婆婆了。等我回来,自会达谢。”

“这可是你说的,可别后悔。哦对了,记住了:就当是休假,不急得回来。多玩玩,吃吃东西,泡泡男人,了解了解特产什么的好我们以后组团休假去啊~~”

“……既然谕旨已到,时辰也已经不早了,还请司命大人您回府吧。阴阳为此番行动还需要些准备,并以最快的速度向阎王大人汇报,就不多奉陪了。”

“哎。”又是一阵雾气,起身施礼的花白发色的女子便消失在这黄泉之上,只留下一位眉眼蓦地深邃落寞的红衣女子悠然喝着酒,蹙着眉头极为不开心地叹了句,“唉,又只有我一个了~”

不久后,红衣女子也去了。黄泉之上,东西两岸的色调开始融合成一片混沌,整条黄泉停止了奔流,幽静了下来。

自此,阴阳入凡,命数再起。

评论(1)
热度(5)
  1. 何小荷幻漪。 转载了此文字
  2. 幻漪。暮晚初 转载了此文字
    没错,旧坑还没写完,我就……又开始刨新坑了。依旧不定时更新,龟速恩。晚安。
©幻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