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漪。

梦一夜梨花落酒,韶华白头。
自顾首,香依旧,欲语却还休。

回到顶部

彼有楚润

又出来了一个~新年第一天(虽然只有几分钟了)就算你的生日吧:)你好,楚润。

暮晚初:

第二章:老友告别


第三章

这个世界上总有很多例外的人,融合在这个世界里。就好像身在地府却不在编制之内的阴阳一般,人间也有例外。有着人类的身份,却又不是人类。凡世监不会对其进行管制,因为他们的行为从一开始便是宿命。

既然说起人间的特例,那就不得不提一提楚润了。大概整个人世间没有比她更神奇的人物了。楚润之于人间,有如阴阳之于地府。说白点就是,阴阳是生死簿掌司,而楚润是精神容器。夙愿未了的鬼魂,可以通过往生使者代替完成,亦或者选择精神容器,如果他能够付出令其满意的报酬。

阴阳此行的身份不是生死簿掌司,而是往生使者。这是个她喜欢的差事。她很喜欢往生使者这个名字。对于她而言,所有的死亡都是往生,所有的遗憾都会被续写。往生使者可以凭借地府的许可工作证书抽调逝者灵魂使其现身与生者见面。或是替逝者前往地府之前完成心愿洗涤魂魄。虽说是个不大的官,但意义还是非凡的。往生使者决定着地府的服务质量,而且可以说是拥有着地府管制内最大的特权。因此这个官职人数不多,并且十分隐蔽。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够遇见往生使者,一切都看缘分和德行。

精神容器的职能就没有往生使者这么复杂了。它的行为模式很简单。在抱着极强夙愿死亡的人死后,便能够看到精神容器所在的位置散发出的光亮,然后就是上门求助,谈条件,谈成了就立个契约,一切按契约来办。通常就是把身体借给你,让你有足够的在人间的时间来处理事情。精神容器与他人不同,可以容纳任何魂魄,亦可以幻化成任何形态,所以不会灵魂和肉体不切合,更不会由于阴气阳气的冲突而无法长久待在人间。但精神容器也有自己的私人生活和私人时间。当它不愿意被打扰的时候,也是可以隐身的。这个时候光亮就会消失,无奈的鬼魂就只好去找往生使者或者是在超度声中放弃了。而且就算你找到了,也未必成功。一切都是需要商讨的。作为精神容器,楚润一向很有原则。那些想留下危害人间的,话还没说完大概就被我们伟大的楚润大小姐给送到十八层地狱了,速度一流,无需地府派人接应。

所以说,其实精神容器也是具有超度等职能,并且和地府还是有合作的,但人家的上下班时间,可以不用向上头批准,是自己做老板的。不过这点对阴阳来说没啥影响,因为人间的楚润即是地府的阴阳,本是同类人,更何况从某些方面二人极为相似。更何况,她和这位了不得的楚润大人还认识。而且说实话,她们关系还不错。因为相像,所以有些话无需多说,便心知肚明,彼此互为知音。

所以说,凡世监之所以没有蔺澄的消息,很有可能是她找到了精神容器。但精神容器虽说是私立,但也是合法机构,是有契约可考的。但为了以防万一,阴阳还是打算亲自找楚润确认一下。换而言之,即是阴阳人间的第一站,便是楚润的住处。

*

戴着利落的边框眼镜的女子却有着过分浓黑的阴沉的短发,遮住了脸。她走在公寓敞亮的走廊里,眼镜下似是死气沉沉的眼睛默默地将周围的一切都引入眼底。到底是楚润,怎样也不会亏待了自己,住在这么个清净漂亮的地方。看来司命姐没有说错,反正经费管够,我也该趁机好好体验下人间了,毕竟好久没来了。果然我之前的生活态度什么的都太老年化了么……阴阳很失形象地在心里默默地吐槽自己道。好吧,看来我们的阴阳大人在司命姐姐和王阎哥(shu)哥(shu)的熏陶下还是有点性格受影响的……

“你来了。”发尾染成渐变至墨紫色的女子悠然坐在沙发上,声如其名。阴阳在关门的一刹那便变回了原本的模样。

“从你一入凡就感觉到了一股老朋友的气息,我猜你第一站于公于私都是来看我,现在看来我没猜错。”楚润推了推桌上已经沏好的茶,“大红袍,暖的。现在喝时辰正好。”

“看来你已经知道了。”阴阳也不客气,也就从容地坐下了。

“之前出去的时候遇到了白羽,听他和我说的。他知道你这个大姐头要过来给他当领导,紧张得都快要夹着尾巴做人了。”

“你也信他。”

“信不信是一回事,说不说给你听这不是另外一回事么。怎么,这次看来是不急着走了。”

“看吧。看来我也没猜错,这事情和你没关系。”

“我会没事干给你添麻烦么,还违背工作原则?姐姐,这个可是要减薪水的。”楚润很难得地翻了个白眼。

“能让楚大小姐说出这番话来,我倒真是惭愧了。”阴阳故意抬头环视了一圈这看似清新俊逸实则价值称得上是雍容华贵级别的装潢,低头抿了口茶。

“……阴阳,你被司命姐带坏了。”

“彼此彼此。”说到司命这个了不起的大姐姐的时候,两人又便是十分默契地微笑,然后叹了口气,继续喝茶。

哦对了,说到这里,还真有个又得不得不介绍的人物,寻白羽。寻白羽这个男人可以说是具备了所有韩剧女粉丝心目中对于完美男二的设定,就是那种会有人激动地吐槽“女主你瞎你不要他就滚,把男神留给我嗷嗷嗷嗷”的类型。不过很不幸,他的主要任务不是泡女人,而是……泡鬼。

没错,我们寻白羽寻大少爷也是往生使者。在阴阳不在人间的时间里,便都是由他接管的。这次阴阳虽说还是以往生使者身份回来的,不过王阎还是很仗义地让她做了领导,尽管事情大多还是由寻白羽处理。说实话,寻白羽对这位阴阳姐大可是敬畏有加。浪迹人间的寻大少爷在人间终于有人能够整治他了,作为朋友的楚大小姐很为他感到高兴。不要问司命了……虽说司命是地府人缘最好的大人之一,不过偏偏寻大少爷不认账。平时看到她是能离多远就离多远……司命大人的危害程度想必大家可想而知了。

*

一番叙旧之后,两位工作达人便很快回归了岗位。阴阳继续变成黑短发离开,楚润也披了件外套出了门。嘛嘛,今天还有个案子得了结啊。

戴着耳机大概走了一个小时,走到了一个偏僻的街角,楚润突然停了下来。回过头面无表情地问道:“肖先生,您还打算跟多久?”


第四章:心理专家

评论(1)
热度(5)
  1. 何小荷幻漪。 转载了此文字
  2. 幻漪。暮晚初 转载了此文字
    又出来了一个~新年第一天(虽然只有几分钟了)就算你的生日吧:)你好,楚润。
©幻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