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漪。

梦一夜梨花落酒,韶华白头。
自顾首,香依旧,欲语却还休。

回到顶部

死亡笔记

发现越来越喜欢楚润了= =。不行,我家阴阳也很重要。晚安。

暮晚初:

第四章:心理专家


第五章

“肖允,你怎么也在?”蔺逐看见距离尸体不远的自己好友,一向冷峻的脸上似乎有些震惊。

“碰巧。”肖允看了眼楚润,没再说什么,走到一辆警车旁,拉开车门坐了进去。蔺逐带着楚润上了之后的那辆车,剩下一辆车处理接下来的事情。

自从到了局里之后,肖允就一直坐在蔺逐办公室里喝茶。等他出来的时候,恰巧又碰见了楚润。蔺逐和她刚从审讯室里出来,蔺逐依旧是眉目冷峻,楚润依旧是漫不经心。

肖允不觉暗叹楚润是个人物,不觉多看了几眼。蔺逐看着自家好友不加掩饰的失常行为,微微蹙了蹙眉。


楚润塞上了耳机,走了,像是刚从自家楼里出来似的,一脸淡定地出了警察局。

肖允跟着蔺逐回了他办公室,桌上的茶还飘着,只是有些毛躁。肖允突然间感觉自己一帆风顺、温和平静的人生要被打破了,他开始烦心。这是他从未有过的征兆。因为认识了解的人都知道,肖允是个慢性子,温吞得很。但这次,肖允迫切地想知道前因后果。“怎么样?”

“没怎么样。”蔺逐给自己倒了杯茶坐下了。“她说的都是真的,符合证据,也贴合事实。而且当初她答应绫罗的时候便向我通了气,之后绫罗的事我也有参加料理,所以这件事从一开我便知道。尽管有预感这件事有些蹊跷,但比起感觉,我更相信数据。”

“所以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了?我们蔺大警官不打算弄清楚蹊跷在哪儿了?”肖允挑了挑眉。

“我现在没有时间来顾忌这个。”似是被提及了什么事情,蔺逐的神色蓦地幽深起来,然而作为朋友,蔺逐的这个表情,肖允自然懂。

“确实,你这段时间要处理的事情有很多。”肖允拿起了浸着逐渐收起毛躁边缘沉静下来的叶片的茶,眼睛融成了漩涡。“那么这个蹊跷,就交给我来探寻好了。”

“难得肖大公子有此雅兴。”

“这不是为你分忧嘛。”肖允再次挑了挑眉。唉,蔺逐这个大冰山,真是不讲情面。要不是他肖允脾气好啊……谁愿意和他当这么多年朋友。

“不甚荣幸。”于是蔺大警官很不客气地露出了肖允最无奈的似笑非笑的表情,继续让肖大专家恶心了一把。

“蔺逐,小澄的事你……”刚想直接一脸嫌弃地离开这个冰山专属地带,肖允突然间停下了脚步。转过头来有些担心地看着他,欲言又止。

“我不会放弃。”蔺逐的脸上出现了肖允既欣慰又担忧的表情。这个表情肖允最懂,它的名字叫做偏执。蔺逐一直都是一个偏执的人,关于自己亲近的人,关于自己的职责,关于真相。

蔺澄、蔺逐、肖允是从小玩到大的青梅竹马,感情至深。如今一直夹在冬天和春秋季节中间的夏天因为被牵扯进未知的事情而就这样消逝了,他们两个做哥哥的,怎么能够容忍。尽管在这件事情上,肖允表示应该耐心点,可是爱妹心切的自家好友,却早就决定好一路偏执到底了。

然而这一次,一向温吞的肖允也决意偏执于那些尚未知道的事情。这将是一场关于人间和地府千百年来的最大的纠葛。有关精神容器,有关往生使者,有关生死。


其实楚润插上了耳机并不是为了继续听歌,只是想找个时机接下来打个电话。给寻白羽。“寻大少爷,帮我个忙。”

“哟,我这种小人物还能有帮得上您楚大小姐的?说,一句话的事。”

“你帮我去拓写一份文件。”

“不是吧?这种小事楚大小姐完不成,还特地点名要我去?”

“我到底是踪迹的。你是往生使者,办事方便。这东西你阴阳姐会有用的。你拓写好了,就给她捎去。这事儿本归地府管,我只是知道了,顺带捎个信,不好直接插手。”

“好咧。我去还不行么?去哪儿?拓写啥?”

“蔺逐蔺大警官的住处,蔺澄的遗物,一本名叫《死亡笔记》的日记。”

“遗物?那不应该在局子里么?”

“我也是刚在局子里想起来的。我觉得不会在,你若是在蔺逐那找不到,就再去局里找找吧。”

“不是吧,消息这么不精准。那我找起来岂不是很麻烦?”

“往生使者的特权是用来吃白饭的?”

“咳。开玩笑的。我知道了。谢啦~”

挂了电话,楚润幽幽地叹了口气。原本想借着这个机会见上蔺逐一面,好知道自家好友接下来要接触的是个怎么样的人,没想到还捡到了条线索,倒真是件好事。只是这蔺逐……他们两人目前都是致力于处理蔺澄的事情,所以不排除以后有借机合作的可能。然而——想象一下两个冰山脸一起共事的模样,楚润云淡风轻的脸无声地抽了抽。

恩,看来接下来还得离寻白羽那小子和司命姐远点。


当夜,寻白羽大少爷便很有效率地以鬼魂状态飘进了蔺逐家。

不过如果他知道这一次来回会给他带来多大的麻烦的话,我想他一定会选择想办法婉拒自家朋友的要求,极力教唆她使用下精神容器的其他职能来帮助阴阳的。

然而没有如果,是福抢不走,是祸躲不过。一本死亡笔记,又要牵扯入多少前尘往事、因果轮回。无论是平常百姓,还是精神容器,往生使者,在这一盘命运的棋局里,都无处可躲。

蔺澄,怕是只是个引子。


第六章:平明白羽


评论
热度(5)
  1. 何小荷幻漪。 转载了此文字
  2. 幻漪。暮晚初 转载了此文字
    发现越来越喜欢楚润了= =。不行,我家阴阳也很重要。晚安。
©幻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