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漪。

梦一夜梨花落酒,韶华白头。
自顾首,香依旧,欲语却还休。

回到顶部

「清明。春雷。」

4.2。清明将至。春雷惊醒万物,雨水如期而至。

把手表扔进抽屉的深处,好像可以躲避时光一样。

又是一年清明雨。此后便是春意漫溢。躲在夜的角落里点着灯,听《广陵散》。看去年拍的照片,感觉像是梦一般。

断了一个月,其实距离之前的生活并没有多久。却感觉好像隔了很久一样,仿佛是戒掉肯德基多年之后再度踏入之时,吃着蛋挞对着玻璃窗回想起了童年的时光。

突然间觉得此时的自己和童年时分是相同的,却又是不同的。听着纯音乐,看着不知不觉摞成一叠的书,写自己想写的字。像是不断地穿插在两个年代里的人。其实也确实是穿插在两个年代里的人。一个躯壳里住着无数个面的自己,有时矛盾但却又能够趋于统一。


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不会特意去着急一些事情。但清楚没有此刻自己的努力便不会有一切未来的美景。开学后重见同学,被说一个寒假变了。其实一直在变,只不过在某一个转弯的地方加快了脚步。因为越发明晓,有无数伙伴共同前进却又是自己一个人的岁月会一直漫长下去,没有父母家庭的生活,需要我自己照顾好我自己。于是开始好好照顾自己,然后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及时的效果。

还是偏爱随笔札记散文类的书籍,看清水似的却让人感到温暖的生活日常,或是平静厚重的故事。时而冷静地黑着眼眶熬着夜烧着脑子,时而一群人站在一起像群孩童为微不足道的小事而欢呼。觉得比之前煎熬混沌的一年更加的有意思。而此后也将会是越来越有意思的年月。


因为难得回家,所以每次回来都会吃好多。这于我们家来说是一种告知的方式,胃口好代表着心情好,一切舒心。其实也是随时能变成虚伪的大人的人了,只是回到家后更想做孩子。更何况有很多事情,只有孩子的角色才能够完成。

晚上雨停了。出门散步。看到次第开放的花。樱花、蝴蝶兰和郁金香都开得很好。让人蓦地生出想要自己养些花的愿望,明明没有时间和精力。但还是能够插花。托朋友买了雏菊和满天星,自己拿喝完的饮料瓶改装成建议的花瓶,剥去外衣,露出塑料本身。加水,方正有层次的褶皱,晶莹剔透感竟不输于玻璃花瓶。把它放在离座位很近的书柜上,看书疲累时抬起头,便能看见努力向上的雏菊和始终皎洁饱满的白花,便由衷的愉悦,继续学习。

看郁金香的照片,真想在自家书桌上也摆个小巧别致的花瓶,插上两只郁金香。阳光明媚得如同花色正好。


喜欢“清明”二字,犹如喜欢“白夜”一般。无关引申意义,只关乎字词的本身。喜欢清明和喜欢阳光好像并不是什么矛盾的事情。我清楚地记得去年的清明也是阴雨,我拿着相机去了那个古镇,坐在暖暖的咖啡店里,喝了一杯咖啡。只是今年的清明,似是抽不出空去了。

那就随这些照片再去一趟古镇吧。阴天也好,雨天也罢。明天又将会是新的一天。

©初

评论
热度(4)
  1. 幻漪。幻漪。 转载了此图片  到 沐晚Chloris
    清明雨梦。
©幻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