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漪。

梦一夜梨花落酒,韶华白头。
自顾首,香依旧,欲语却还休。

回到顶部

「流水账。」

前天和昨天熬了熬夜,粗略地挑了片子修改整理好。今天凌晨临睡前看了看淘宝,上午一起来就打开笔记本和卖家沟通了下,中午下好了订单。

比起第一次,这一次更加轻车熟路,片子的形式、内容以及数量都有了一定的增多。比较遗憾的是上一次很满意的卖家再点进去的时候已经将商品下架了。不知道是由于快接近过年了所以给自己放了个假,还是遇上了什么事情便不再做这个了。

按下确认键的那一刻似终于松了一口气,结果没过多久便又开始意识到更多需要做的事情。好吧,革命尚未成功,同志我还需继续努力。据目前状况来说片子是不可能年前寄到了的……毕竟路途耗费时间,并且我个人一口气不可能写那么多,更何况我还是个拖延征病毒携带患者。也罢,一件一件慢慢来吧。只要邮政够给力,片子和问候的抵达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因为修的片子多了,年前要做的事情也终于被我不得不回想了起来,到底是有些忙碌的。所以难免文字上有所疏漏,但此刻你非要我挤出些什么思想性的东西来真真是难为我了。何况我向来宽于律己咳。

仅是记录而已。相信以后回顾这些的自己会感谢此刻愿意纠结着爬着前行的自己,亦会感念这一份点燃在年少的夜里的美好回忆。

 

不知不觉中一年又过去了。之前我曾把2014的随笔归入《夙夜行》,部分仍保留在《一度花时》当中。其他的琐碎便都由它去了。直到2015年1月3日,以一张黑白文竹结束了《夙夜行》,迎来了2015的《睆荒札》。从“生活和梦:夙夜行”走到“路过世界:睆荒札”,我用了一年多的时间。虽说可能没有那么明显,但我个人能够清楚地感受到自己的变化和升华。我能够从我曾经的文字里触碰到以前的自己,感受到自己的情绪和心态。

然而如今已经到了2016年的2月,我却仍然使用着“睆荒札”这一标签。我其实考虑过是否该按照之前的习惯,为2016编写一个新的开始。如果这样的话,那么相信到了以后我的主博的链接栏会是很长的一串(尽管现在就已经很长了)。对于一名纠结症患者来说,这是一个艰难的思索旅程。当然关键不在于我上文提到的那个原因。

如果对于我来说,对于“夙夜行”和“睆荒札”我所赋予的第一定义是时间的话,那么它们也值得随着时间的逝去而逝去。倘若并非如此的话,那么我就不该如此单纯甚至是粗鲁地如此区分。我需要给予“夙夜行”、“睆荒札”,以及“一度花时”各自新的概念。它们都是随笔,也可能有照片相伴,但它们又表达着不同的主题和思想。若我选择这一条路的话,毫无疑问这将是一场关于重新归纳的大手术。

后来,我对自己的这个想法说了不。我当初给予“睆荒札”的定义,绝对不仅仅是2015。2015结束了,但是睆荒札并没有结束。我还会继续写下去,丰富它。至于如此对待全新的概念和定义,我还没有想好,也全凭感觉主宰,水到渠成罢。

 

昨日下午便开始了下雪。

今日父亲回来时问我,是否拿着相机下去凝结这美景。我很实诚地说了不。昨夜熬夜修图、整理片子、看淘宝,再加上L关于随笔的一场小风波(然而这一次它依旧不依不挠地出现了,所以此时的我正在敲打第二遍),我睡时已是今日凌晨两点多。待我醒来起床,便已是九点。虽说出门时还有积雪,不过也没有兴致。这一场雪时间不长,也不大,但对于东南小镇来说,已经是难得的盛景了。

父亲暗叹我浪费了这难得的好风光。我只能微笑应承。算是吧。不过是未曾记录凝固下它而已,但这雪景我的眼睛已经欣赏过了。雪花漫溢的街,融雪时分的阳光,还有风吹过时如同飘雪的落下,我都犹在眼前。待我技术再娴熟精巧些,便再去撞一场好雪拍个人像吧。

天一冷,空气中的不干净便也沉淀了大半,阳光毫不吝啬地洒下来,心情便越发地亮堂起来了——真是美好的一天啊。虽然现在它快结束了。

但我相信明天也会是个好天。

晚安。

©初

图1、2摄于今年1月。

图3摄于去年8月夏季。


评论
热度(1)
  1. 幻漪。幻漪。 转载了此图片  到 沐晚Chloris
    亲爱的撸否君,切莫在广大水军之后,再以BUG来消耗我对你的爱。TAT
©幻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