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漪。

梦一夜梨花落酒,韶华白头。
自顾首,香依旧,欲语却还休。

回到顶部

「清空。」

开启新的旅程的最好方法,是把过去的都甩光。

遇见更好的自己的最好的办法,是把现在的自己剥落。


阴雨的春天的周末,没有带相机,再度去了次古镇。有些心凉。许是为了走过了一年似乎绕了一圈回来的自己,许是为了弄堂依旧的古镇送走了真正属于它的人。乡音和乡俗陨落在雨里,废弃的河道上除了撩起河中垃圾的船只外再无以往的繁盛模样。

有些事情注定是花火,只是有的持续时间长些,有的短些。相对的观感只存在于相对的时间,以前的照片也只存在于以前的我眼里。运动是绝对的。


路过一家江南情调的酒吧、一家陶瓷展馆和一处关于书法的屋子,都是关闭的,未曾见他们开过。透过玻璃模糊看见其中布置,幽幽叹道如果我有此间一处院落那有多好。海子愿有一座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而我却想在江南的院墙深处有一间小室,在灰色的春天里安静地听雨、看书、写字。纵使平日里穿梭于繁华忙碌,也有一处休憩闲暇之地。想到这里,脑海里蓦地升起刘禹锡的那句“可以调素琴,阅金经,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

最后一篇存稿,就在这个下着雨的黄昏迎来它的结束吧。

往事匆匆,于我们不过皆是背影。

©初

评论
热度(4)
  1. 幻漪。幻漪。 转载了此图片  到 沐晚Chloris
    拔草,复活。之前的不愉快都散退散退~
©幻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