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漪。

梦一夜梨花落酒,韶华白头。
自顾首,香依旧,欲语却还休。

回到顶部

「记忆。」

上一次更新相片是半个月前,一年前的片子,准确地说一岁未满。忙忙碌碌的日子,若有所失若有所得地活着。这一段如此短暂的旅程,却拾得了当年丰满时光一再错失的美景。

以上相片摄于寒假。小学旧址的破落的警卫室。一时兴起徒步到那里,对着栏杆里按下快门,脚下是交错没人打理的钢筋血脉,裸露在这个被黄色警示牌隔绝的施工地带。我在界限外张望,看见一如既往的紫藤,还有遥远的两棵巨大古老的银杏树。寥落的石碑。空荡荡的。连风也静默,也不会再有欢笑的孩子从这里奔跑而过。在紫藤架下做着作业等家长的影子是假的,在香樟树旁清扫落叶的梭梭声响也是幻想。像是一场昨日的梦,历历在目,却归于虚无。

有些事我不说,不代表我忘了。

有一天晚上打电话,和母亲谈起曾经的岁月,没有几件最终在漫漫长河里留下深深石头印记的事情。唯独的那几件,微笑着谈起,还让我迷蒙了眼眶。那个时候啊,那个时候。


因为少有电脑接触的缘故,坚持了一个多月的手写随笔。每天夜晚抽出时间,或多或少地和自己说着话,记录着一些或许终将被时光洗得褪色的记忆,只为留住一份感动的时光的印痕。哪怕只是一朵栀子、一枝桔梗枯萎坠落的瞬间。

一天至少一张纸,不填满也没有关系。一个月下来,快把六日送给我的一本笔记用完。还抽出时间来看书。看了六本随笔,还有两本长篇小说,但因为是穿插着看的,还没有看完。

看电影。这一周比较特殊。书看得少了些,但电影算是比较勤快的。《确认》、《远大前程》、《垫底辣妹》。和同学们一起看电影,和一个人独自在家看电影是不一样的。电影本身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事件本身。作为一段记忆的存在,而具有的温暖的热度。即使稍纵即逝,也能够在再度回想起来的时候,浸润半壁心房。如同相片能够凝固的给予我的力量。我曾经就读的那个小学已经不存在了,这一栋栋旧房子也将不复存在、付之于烟土,但它们在我的照片里活着,在我的文字里活着,在我逐渐泛黄的记忆里活着。这个房间里曾经承载者的故事,洗得发白之后被时光藏进了铸就我生命的一个小小角落。

买花。结识了一位性子温吞但人很不错的姐姐。在她那里买桔梗、风铃、雏菊、单瓣的康乃馨还有向日葵。连续考试阴雨的一周,抬起头,看见那枝无法忽视的明亮的黄色,兀自生机在这个春日的灰色里,便觉得充满力量。在觉得过分欣喜的时候,伸手触碰到折下的被盛放在小瓶盖里幽幽活着的桔梗,低头,如此细腻漂亮的花却有着粗犷的蕊和苦涩的香味,教人清醒。

整理着以前走过的一个又一个季节,准备好面对即将到来的盛夏。长裙、相机、和好友携手走过的阳光交错,自行车、公交车、徒步,或是哪儿也不去,宅在家里看书写字,饿的时候动手给自己做饭。如此的夏天。似乎和往常没有什么不同,却又似乎已经完全不同了。

谨以此为五月序章。晚安。

©初

评论(1)
热度(7)
  1. 幻漪。幻漪。 转载了此图片  到 沐晚Chloris
    拔草ing...
©幻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