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漪。

梦一夜梨花落酒,韶华白头。
自顾首,香依旧,欲语却还休。

回到顶部

「消失。」

以前常去的面店换了主人,尽管还是和当初一样的布置,可气氛已是全然不同。变小了一般的店面,神情冷漠的外地女人,动作麻利地下了一碗面。问起曾经店铺主人的状况,沉默不答。

白色的瓷碗装着一碗再平常不过的红汤面,蓦地觉得疏离。像是记忆长轴上一个鲜明的标记,以一种比失踪更可怕的方式消失了。物是人非,原来就是这个意思。望着这曾经缭绕着茫茫雾气、热闹兴隆的小面馆,对比如今的狭小冷清,回忆起这么多年来奔跑着、忙碌着、或是休假时在这里承载满的一个个片段,赶来吃早饭的大润发员工、开始一天工作的出租车司机、住在附近懒得做早餐的居民、因认识而多多捧场的老友……梦似的随那雾气消散开了,被时间洗得干干净净,连灶头上火燎的痕迹都未曾留下。

这一种消失,往往会引起不知名的失落。因为有一段时光,就此失去了可以依靠的载体,不久便会在日益湍急的时间里失去印证。

然而人生就是由一场场消失构成的。常去的店铺关闭,只不过是再寻常不过的一件事罢了。只是这些正常的小小的变化,在一定的时间和空间面前,便显露了其疏离的本性。对于一座原本熟悉的城市,就是这样一点一点地陌生起来的。

有些注定要消失的,我不打算挽留。但那些不愿随时间走过而就此消失的,我选择以文字、图片等其他载体的方式记录下来。等到它们彻底被整理完毕、浮出水面,便自会形成它们该有的样子,也就与我无关了。


上图拍摄于生养我的乡镇。左边是走过多年、修修改改的桥,右边是正在建造的广场。一次单纯以镜头角度看它的旅行,走到这里便自然而然地拿起相机拍下了这一幕。这一条道路上来去的车流和人的具体面目都没有留意的意义,因为他们于我们不过皆为过客。眼前只有一条不断被修缮的道路,通往一个未知的远方。它没有告诉我们多余的东西,只有“消失,消失”。

消失,消失。

©初

评论
热度(6)
  1. 幻漪。幻漪。 转载了此图片  到 沐晚Chloris
    晚安。
©幻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