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漪。

梦一夜梨花落酒,韶华白头。
自顾首,香依旧,欲语却还休。

回到顶部

「流淌。」

一年之后,相同的日子,相同的时间,回学校看老师。和上次悠闲地闲谈不同,这一次去几位老师都在生气,看见我和俐俐才些微缓和了颜色,但无法抑制住忙碌、疲惫和怒气。

骑车去常去的奶茶店买奶茶,最近偏爱上的乌龙奶茶,正好碰到初中中考放假,小小的店里挤满了人,热闹非凡。有些懊悔自己失算,坐在角落里安静地等待,听那些初中生和老板闲扯,听他们不耐烦的催促。都与我无关。即便身处其中,也自然地生出一道隔离墙来。

我姑且把这一道墙称为年纪。如同水流顺着台阶一级一级流淌而下,在内在和外在两种因素的影响下,自然、默然地形成。出于地心的引力,出于时间的引力和推力。

于是选取了这张配图。摄于五月底。出门散步,看见水流落下,蹲下来,凝望片刻,按下快门。

很多看似漫长煎熬的等待,一点一点,就熬完了。多少期待,多少失望,多少浮躁,不论一切,都化为尘烟,为流淌的时间冲洗而过。怀恋着过去,却更加愿意拥抱未来。

以凝固的光影,予此间流年之名。

夏日倒计时。

©初

评论(1)
热度(7)
  1. 幻漪。幻漪。 转载了此图片  到 沐晚Chloris
    Countdown.
©幻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