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漪。

梦一夜梨花落酒,韶华白头。
自顾首,香依旧,欲语却还休。

回到顶部

「九月,败去。」

这一组照片在我的硬盘里躺了很久,细细探究,正好半年。如今我方才想起,修了第一张图。这一组照片,对于我有着别样的意义。或许是懒惰,或许是潜意识里没有整理好心绪,因而迟迟未曾动手。如今,我开始面对。

自上一篇失踪起,我便仿佛是真的失踪了。确实,在这一段时间里,我几乎没有打开过Lofter,因为心绪的彻底改变。Lofter于我,相当于照片里的地方,是我回不去的故乡。我选择继续在这里写字、放照片,但曾经和我彼此问候的人,都消失在了茫茫数据的海洋。

洞明姐说我好久不上,不过确实需要把更多的时间放在学业上。其实也不是。无论再忙碌我也会留下时间写字,和自己对话。只是我用了比较长的一段时间,实现了自我的完全独立。告别有太多杂音和潜意识干扰的网页,我把所有还归了最原始的白纸黑字。我每天和自己说话,或多或少,或思考或抒情,零零散散,星星点点。对于敲打着键盘的我来说,他们不够成为一篇完整的、一气呵成的随笔,但对于平日里忙碌的我来说,他们是小小的慰藉,是以后的我和如今每一天的我直面对话不会被更改疏漏的证据。

我其实依旧会坐下来敲打着键盘,也享受着这种记录和分享的感觉,只是不再频繁。我把更多的时间留给了完全隐蔽的自我,回归了我书写的本心。这是令我最高兴的事情。尽管书写的速度比起敲打键盘要慢得多,可是却更让我能够把控时间以及沉心静气。时间是守恒的,更何况我们有着越来越多要忙碌的事情。我看的和写的更多了,于是我的拍照和博客便更新得少了。但这些荒废的、零散的,在我再度坐在电脑前时,给予了我更多的意义。不再是碎片式的点点滴滴,在这点点滴滴的荟萃里,我逐渐有了完整的自己。我确切地知道我想要如何表达如何构造,于是我如此表达如此构造。

我还原了这一切,而这一切也还原了我。


花了很长一段时间调整,终于在今天开始整理这一组半年前的照片。摄于我曾经居住的、有着深刻童年记忆最终只沦为幻影和几张残照的、回不去的故乡。

九月已过,我这个总结似乎来得太晚。好在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我未曾觉得我归来得太晚。马上就要进入我最喜欢的月份,舒适凉爽适合兜风的日子,同时也意味着一些凋零。我在此篇里,称之为败去。

败去,既是落败而去,又是潇洒离开。人生本就是不断失败的过程。我将此称为败去。时间将我们的一切逐一过滤洗涤,直至完全褪色消弭。我将此亦称为败去。

以前的我特别好强,尤其害怕失败。如今的我常常失败,却对失败感恩连连。成功和失败不过是相对的,每一段失败的旅程给予我的,远比成功要多得多。我对自己说过,一件事倘若真的能坚持下去,那么无论多少失败都不过是前奏,成功是必然。倘若你无法到达,那么要么是你不够努力,要么就是你失败得还不够多。

本着这样的心态,我一路向前。我坦然接受着生活中每一次的不如意,任他风风火火地来,而后败去。我一次一次尝试着一些不讨好的事情,而后败去。自学小语种考级还要挑战高一级,跑不过人家还要参加运动会,平时又要学习又要看书还偏偏要挤出时间来给自己写字。很多事情有些人无法理解,无法理解做的目的,无法理解如何做到。对此我统一的回答是,倘若你做不到一件事情,那么只能说明你不够想要做到。于是偏执到底,凡是再三思索后真的决定要做的事情,非抵达不可。

我们的生活,究其根本便是在想要、做到和得到之间的挣扎探索,在理智和感性之间徘徊彳亍。真正强大的人能够在此间翩跹游走,活成完全的自己。


依旧这条水泥路,上面无数属于我的脚印早已冰冷,推土机即将覆灭这一切痕迹。偏执的我不顾旁人阻拦硬是要回溯至这久别的故乡,然而她仍面目依旧,只是却是形容清冷,不再识得我这个曾经欢笑期间的稚嫩女童。

过去的这一切被时间败去,而前来拾忆的我亦在她清冷的目光中败去。这是我对她最后的记忆,所以我小心翼翼地留存,一点一点缓慢地准备着这最后的遗信,而后等待他们,都被记忆的海浪败去。

©初

图片摄于3月5日。

文字于10月5日夜。

评论(5)
热度(7)
  1. 幻漪。幻漪。 转载了此图片  到 沐晚Chloris
    情深之处,不过败去。 其实我一直都活着。 拔草。
©幻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