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漪。

梦一夜梨花落酒,韶华白头。
自顾首,香依旧,欲语却还休。

回到顶部

「第一万次快门。」

【1】

我按下了第一万次快门

标志着我与这台相机缘分的终结

我以为我看到了故事

然而此梦中并未出现


曾经的已经弃我而去

未知的又将席卷而来

时间践踏着这一切过去

过去之后再也没有然后

曾经以为定格就是永远

后来明白世上没有那么多来得及

曾经以为文字可以复原

其实低估了忘却

——世界上最悲悯和最残忍的情怀

被时间赋予

欣然和被迫

接收都是最后的结局

我们没有选择的余地

只有用黑白装裱

自以为珍贵的记忆


所以说我们此生不过只做了一件事情

耗费生命

被不可知的未来许诺和恐吓

被廉价的回忆温暖和打败


【2】

黑暗和梦的深处

依旧是梦和黑暗

废墟之后的门打开

依旧是废墟之后的门


我们荒芜的日子

被自以为是地定义

无数人站在生活里

以为是世界中央

拿起被吹捧的相机

来一段值得点赞的记忆


鲜艳的颜色

饱和度超越近视的界限

无法还原

愚昧的眼睛的神奇观感

那些能够复刻的

在繁华里失真

平凡地腐烂


咔擦

第一万次快门声之后

我开始重新思考拍照的意义

那些足以留下和照亮的

是否足以抵上一枚逼格足够高的镜头


无情的冷静的眼——镜头

嘲笑着忽冷忽热的无知人类

被遗忘和被拿起

记忆即是内存卡的存储和删除


举起这轮眼的原因

不是为了看到更大的世界

真实在我们眼中而不在镜头里

镜头里的世界

给予我的原来是舍得的教训

不可分割

又必须分离

镜头内外

如同黑白分明般沦为光影的两边


然而在这第一万声之后

失去本就是注定的必然


【3】

匆匆,零散的字句

飘忽过又一个烟火气缭绕的年头

被可以忽略在角落的片段

日益贬值地燃烧

企图成为更明亮尊贵的火焰


数数大梦醒后

仍然寻找着

大千世界里某一个触动我的几何

撇开拥挤的广场商圈居民区高楼

无数晃眼的路灯熄灭

我看见沉默的星子

仍在天空俯瞰


冷漠的镜头

从一轮眼变为一扇门

有时光从门内溜走

有人从门外进来

一切皆是命运暗自安排或不可安排的不可预料

被算法判断

正确或错误

仿佛人生记号

如同第一万次快门声想起之后

脑海里飞旋而过的花雪


被一枚镜头局限进去

寻求放出心中空明的途径

自由和不自由

一念于两个世界里外


当我为结束画上句点

我已为未知准备了无数开头

在真正的第一万次快门之后

我希望我能有新的相机

有不同于那一万声漫长而又匆匆的

廉价却幸运的记忆

哪怕日后被刻意丢弃遗忘

哪怕结局不过倒卖清仓


忙碌,忙碌

莫在光影匆匆里丢失了自己

莫要被那虚假繁荣的花雪迷了眼睛

然后把一切附注上未完待续

携一缕光

纵使遗漏

也要把故事写下去

©初

图片摄于2016年3月5日

文字灵感于2017年1月28日,丁酉鸡年正月初一。

——关于拍照的思索。


评论
热度(6)
  1. 幻漪。幻漪。 转载了此图片  到 沐晚Chloris
    这一年时间交给我最重要的一课,是大胆地做自己。原来我以为我已经足够大胆,但如今细细究来仍远远不够。新...
©幻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