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漪。

梦一夜梨花落酒,韶华白头。
自顾首,香依旧,欲语却还休。

回到顶部 1 2

「失踪。」

失踪了那么久,终于再度进入这个页面。没错,失踪,用了这两个字眼。像是个人生路上的瞎子,总会懵懵懂懂地被绊倒,被桎梏,遇见讨厌的麻烦事,突然间产生什么都不做一眼万年的念头,然后把一场太过明亮的梦做上许久。

夏天容易做些太明亮的梦。醒不来的梦,梦里有散不开的天光。在这样子的梦里,容易让什么逃走,也会使什么在不知不觉的天光散漫间失踪。

曾记得的阳光正好,人生从黑白走向梦一般的色调。然后来不及迷路,就让自己在梦里失踪。

这个时候是自己清醒领悟的,是曾经自己敲打下的文字。这是我磕磕绊绊坚持着书写的原因。文字是我对自我的记录,是对自己的反省和警示。无论失踪多久,如何迷失,脚下的印记不会...

「静远。」

【1】

喝了这么久柠檬茶,发现一件有趣的事情。不同温度的水,经过不同的时间,泡出来的茶的味道是不同的,甚至于连水和柠檬片放入的顺序,也关系的口感。

刚刚泡好的柠檬茶是没有多少柠檬的味道的,唯有经过时间的沉淀,方能有柠檬的味道。不同类型的柠檬,泡出来的味道也是有差别的。

如果有用勺子挤压柠檬使之更快入味的习惯,那么经过一段时间,茶味便是偏酸的。但倘若只有单纯地将柠檬置入,未曾按压,那么最先浮现出来的便是柠檬表皮的味道,微微的苦涩。

我是一个喜欢水果的人,喜欢的内容包括果肉和果皮。比起削好皮的苹果,我更喜欢带着皮吃。微微苦涩的果皮混合着酸甜可口的果肉,方是绝配。因此我剥橙子橘...

「流淌。」

一年之后,相同的日子,相同的时间,回学校看老师。和上次悠闲地闲谈不同,这一次去几位老师都在生气,看见我和俐俐才些微缓和了颜色,但无法抑制住忙碌、疲惫和怒气。

骑车去常去的奶茶店买奶茶,最近偏爱上的乌龙奶茶,正好碰到初中中考放假,小小的店里挤满了人,热闹非凡。有些懊悔自己失算,坐在角落里安静地等待,听那些初中生和老板闲扯,听他们不耐烦的催促。都与我无关。即便身处其中,也自然地生出一道隔离墙来。

我姑且把这一道墙称为年纪。如同水流顺着台阶一级一级流淌而下,在内在和外在两种因素的影响下,自然、默然地形成。出于地心的引力,出于时间的引力和推力。

于是选取了这张配图。摄于五月底。出门...

「蔷薇。」

端午。

看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舌尖上的中国》。被中华文化里沉淀的岁月和人文力量感动,在心里暗自热泪盈眶。

一个月多后的好友聚会。配图选择了春深时分的蔷薇。

用之前不知数的时间沉淀,送给自己矛盾的两句话,然后用时间等待其彻底的统一——有些事情不用着急,到了时间它便会自然成立;有些事情根本没有时间限制,足够努力伸出手就能抓住成为现在。

用一天比一天快速的速度成长着,连自己都为之惊叹。在紧张的复习里看杂书,写随笔,跑步,自学日语准备考级。一直到放假前的那一个夜晚,刚好看完所有的语法和词汇。考完试后进行二次复习,刷题和练习听力,考级完成后接轨日常,准备日后出行必要。

说...

「为自己买单。」

孙燕姿的《逃亡》里有一句歌词叫“只有自己能让自己发光”。于是我听着《逃亡》,写下这篇《为自己买单》。

我们在不同的年纪,完成着不同的事情,就好像路过一个又一个马拉松的短程站牌。我走到了2016年的春天,才突然间在被整理的细碎里明白这么段时间压抑住我自己的究竟是什么。说白了,到底都是自己。我站在家庭和社会的边缘,由着时间和年纪推着我跑,直到过了这么久的路程,才像个被拐卖的孩子似的如梦初醒。我无法继续走下去的原因,突然间被困住的原因,是因为我还没有走入自己,所以无法得到想要的生活。不是那种理想式的生活,而是现有情况的最大幸福额度。

我的时间还在滴答滴答地流逝,而且越跑越快。...

「为自己买单。」

孙燕姿的《逃亡》里有一句歌词叫“只有自己能让自己发光”。于是我听着《逃亡》,写下这篇《为自己买单》。

我们在不同的年纪,完成着不同的事情,就好像路过一个又一个马拉松的短程站牌。我走到了2016年的春天,才突然间在被整理的细碎里明白这么段时间压抑住我自己的究竟是什么。说白了,到底都是自己。我站在家庭和社会的边缘,由着时间和年纪推着我跑,直到过了这么久的路程,才像个被拐卖的孩子似的如梦初醒。我无法继续走下去的原因,突然间被困住的原因,是因为我还没有走入自己,所以无法得到想要的生活。不是那种理想式的生活,而是现有情况的最大幸福额度。

我的时间还在滴答滴答地流逝,而且越跑越快。...

「要对得起你的苦难。」

习惯了写随笔的时候配照片,也习惯了听着歌写随笔。所以导致了一篇随笔难产率的上升。因为没有觉得适合的照片,于是乎卡文。因为没有觉得适合的文字,于是乎卡文。因为没有觉得合适的音乐听,于是乎卡文。没错我就是这么纠结的一个强迫症。只有当我处于一种微妙的状态时,我才适合坐下来听着歌默默写字。就好像水浴加热必须控制在50摄氏度到60摄氏度一样。

大概是因为假期快要结束了,这几天处于一种奇怪的消极情绪之中。于是乎卡文。原本白天都想好的句子,却被晚上开始蔓延的情绪所破坏。于是乎卡文。一卡就卡到今天。今天下午在豆瓣上看了几篇文章,刷了会儿微博,我突然间就顿悟了。不得不说我很庆幸自己的...

「成立,推翻,再成立。」

因为以前的懒散,所以年末一口气整理了半年的照片。照片多了,想说的话就少了。所以就把它们分开来,等到有适合它们的话了,再一起打包。这个习惯久了,草稿箱里便常年有些以前的照片。

人就是这样,有时候以为自己未曾变过,但其实一直都在变化。照片在草稿箱里呆了一段时间,再去看它时,发现自己现在可能更希望把它调成另一个色调,甚至是觉得当初应该拍成另一种构图。但我从未改变我之前的念头,因为那个时候整理的照片已经被赋予了那个时分的价值,与现在的自己契合,但却无关。我尊重以前的自己的选择,但现在的我的想法即是现在的。这是一个过程,我们常常流连在这样一个循环里。我们在我们的世界里,成立...

「你的时间流逝。」

昨夜终于成功地在12点前把自己扔到了床上,结果一时间竟似是无法适应生物钟的突然调整一般清醒了好一会儿。静静地闭着眼睛,躺在床上思考了很多事情。

猴年的钟声即将敲响了。新的一年的到来使不少旧的东西都随着习俗也好随着心意也好慢慢被剥落。尽管放假第一天我就把所有的东西都清理了一遍,像是给自己从头到尾认认真真地洗了一次澡一样。可是突然间,我却又想理东西。若非答应自己这次绝对不推迟到第二天凌晨睡觉,保不准就翻身起来了。

我觉得不够彻底。对于过去的事物,过去的心绪的清理,还不够彻底。就像埋在皮肤里的黑头白头,温润地拿洗面奶洗了一次又一次,仔细看来仍然不够舒心。彻底的必然是疼痛的。...

「当过去的如阳光般分离。」

当长篇的文字潜移默化中要与图片分离,我走到了下一个路口。

因为忙碌而丧失的,因为成长而获得的。都在整理的时候,如同阳光倾泻下来一样,温暖过我的心畔。

我听见风中飘过了自己的声音,一声轻轻的应允。

从此不同的我开始分崩离析,不再为什么保持大致统一的自己。

于是一切开始变得简单起来。一直叫嚣着纠结着的自己却在分裂里换来了安宁。就像阳光一样。如果是一整块的,明晃晃一片叫人睁不开眼睛。可如果碎裂了,便因此明媚,因此温润,因此能够更好地渗透这世间。

在统一的潮声里我冲散了自己,却又在分离的阳光里回归了本心。零零落落,简简单单罢了。

甚喜。

突然间想起来《我是歌...

「偏爱。」

这个寒假做的最多的事情大概就是对着电脑和窝在床上。由于天气冷,夜里家里一个人都不愿出去晃晃,我也就随了大流,从而有了更多的时间坐在电脑前。昨晚父亲进来看我,微笑着摸了摸我的头。不得不说那一瞬间真的有少女心爆棚的感觉。真是又幸福又心酸。

彼此都从不言语以后的别离,却都清楚地意识到时间的推移,和相伴日子的倒数。尽管我放了假,也是各自忙碌,晚上吃晚饭的时候见一面。记得刚出去读书时,回家后的初秋早晨,没有睡懒觉选择和父亲一起前往了市里的大菜场。尽管才五点多,大菜场上却是人来人往的热闹。一直一声不响地走在前面,买了牛肉还要买鱿鱼,买了鱿鱼还想再带些目鱼仔,买完了目鱼仔却又回过头问我想不想...

「流水账。」

前天和昨天熬了熬夜,粗略地挑了片子修改整理好。今天凌晨临睡前看了看淘宝,上午一起来就打开笔记本和卖家沟通了下,中午下好了订单。

比起第一次,这一次更加轻车熟路,片子的形式、内容以及数量都有了一定的增多。比较遗憾的是上一次很满意的卖家再点进去的时候已经将商品下架了。不知道是由于快接近过年了所以给自己放了个假,还是遇上了什么事情便不再做这个了。

按下确认键的那一刻似终于松了一口气,结果没过多久便又开始意识到更多需要做的事情。好吧,革命尚未成功,同志我还需继续努力。据目前状况来说片子是不可能年前寄到了的……毕竟路途耗费时间,并且我个人一口气不可能写那么多,更何况我还是个拖延征病毒...

「任性。」

最近一直在整理照片。上午的状态时常是昏睡,或是赖在床上看小说、发呆,然后下午和晚上,便把大部分时间丢在了电脑和手机前。可以说这半年什么也没拍,却也不得不说拍了不少。每一张都是时光,每一份都是记忆。作为一名选择纠结症患者,修图时分便最为抓狂。

其实有的时候明明把多彩的颜色去掉,沦为黑白最为简单也最为美丽,却还是会选择为难自己。所以有了高饱和和低饱和度,有了冷色调和暖色调,有了暗光和高光。修图如此,生活也是如此。这何尝不是一种任性的情绪。

如果有些东西注定要失去,为何现在不拼命抓紧珍惜?如果有些事物迟早会遗忘,为何不趁早铭记?如果匆匆韶华便如此匆匆而去,为何我们如今不恣意任性?...

「舍得。」

所谓生活,便是有关两个字,舍得。一月快结束了,回首这即将结束的羊年,又有多少舍得,淹没在之前一场短暂的雪里。

在越来越短暂的时间里成长,所以开始从全都抱着依依不舍变得舍得,从不得不舍得开始转化为自觉舍得。我不知道我此刻的舍得是否值得,但我明白如果全部抓着反而会错过更多。因为曾经有很多很多,就是在我犹豫的不舍得里错过的。

开始不再计较在意一些曾经放在心上的东西,反而越发安分起来。虽说没有进步太多,也总比之前的日子越发有滋味起来。依旧在虚度时光来换取觉悟,却也算是难得的安宁。不知道自己是否有能力来得及,也不清楚是否有资质和命数来伸手够取到伊甸园的树。但我仍然流连,流连于这世间光影...


「感谢待我温柔如这时光的你们。」

留在苏州同朋友一起玩闹了几天,一起走过阴着的天空,走过潮湿的午后,走过飘雪的夜晚,走过融雪的明媚早晨。

Joanna知道我有买护手霜的打算,所以陪着我一起逛。不得不说她真的是我最佳的逛街伙伴之一。有她在,一切决定都显得痛快而美丽。

和Joanna在一起的时间,使得我变得更加会享受生活,也更清楚自己想要些什么。J是个很有主见的人,做的了女神也做得成逗逼,说实话我身边如今都是一个比一个厉害的大神。但值得庆幸的是都是值得交往的人。我和J是一个宿舍的,关系自然更加好些。我们常一起称J为“老板”,J也很大方地接受了,表示她不介意养着我们这么一群损友。当然这些都

曹轴:

冬安。

你记得记得有这样一座城,里面曾经有这样一个人。你曾经为一个人停留在一座城,后来因为离开一座城而忘记一个人。

生来带有光圈的人会在岁月的流逝里失去他的光彩。天生平凡暗淡的人却也会在时光的磨砺中折现出光彩。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绝对的事情,更没有绝对的情绪。只有绝对的时间和前进。

这个夏天,短短地回了一次国。没有通知任何人。包括滢滢和你。独自去了X镇。如同一开始无人倾听我的故事一样,我独自倾听着我自己的故事。没有写给别人看,只是自己想。因为再次邂逅而想到的故事,也因为再次的别离而消失。这就是结局。

去的时候是夏天,忙忙碌碌间反应过来写下这些零碎的所感却已到了年末。时间便是...

「转角,另一个自己。」

很多时候,后悔仅仅需要一个转身的时间。好像前一秒的自己和后一秒的自己完全不是同一个人;或者说,一个转角间,遇到了另一个自己。

放假伊始,同久别的闺蜜去看了《栀子花开》。回来之后看何炅的《另一个自己》的MV,感慨万千。——当年的何炅,现在的何炅。当年刚刚知道何炅的我,和现在看着后来的何炅导演的电影、听着后来的何炅的歌的我。

恍然若梦。

侧身,仰望。此刻头顶的天空,与方才又是不同。风起云涌,云卷云舒。偶尔阴沉,偶尔一碧如洗。

感觉无论是哪一个自己,心里都敞亮起来了呢。

©初

摄于2015.8.8

文字于2015.8.21

「春秋。」

以为已经得到了的,走走停停之后却仍然是茫然。以为一辈子都不可能触及到的,睁开眼睛时却又像梦一样的拥在怀里。

年少时走下的足迹,长大后计划的脚步。

这些被遗失后被找回的,没有因为曾经的差点擦肩而过而憔悴,反而越发沉淀出我说不清楚却喜欢的样子。它们本来应该在岁月静好里有着的样子。

因为有细小的美好和浩大的宏丽,所以要一直探寻下去,勇敢地走出自己的路。

这半年里,从秋天到春天,拿着相机,像是带着我的另一只眼睛,也带着不辜负每一寸辰光的决心。那些年看过的花,那些年路过的天空,那些年错过的风景——曾经心心念念一定要放入镜头里的,后来偶然遇见裁入快门里的,在某一天整理的时候,...

#有关夏家两姐妹的小日常。

<1>

“呀,二花,看我看我看我。”

“看你妹啊看你。”

“不是看我妹,是看你妹。蠢二花~”

“……夏小雨,你给我过来:)”


<2>

“二花?热狗?女王大人?”

夏花面无表情地看了夏雨一眼。

“夏、二、花!”

“夏小雨你皮又痒了是不是?!”

“夏二花你TM给老娘站起来!为了个臭男人哭个屁啊。看不顺眼甩了不就好了。你妹我再给你找个。”

“那如果这个世界上就没你姐我看得顺眼的男人呢?”

“……就算全世界看你不顺眼而不要你,不还有可怜的你妹我么。”

“……夏小雨你说说清楚你哪里可怜了?!”


<3>...

      ×

世有双生花

一者向光

二者暗香

光香浮动

可定命格

*

—夏花视角—

“夏雨小姐,你愿意嫁给陈觉先生,做他的妻子,从今以后,无论是顺境或逆境,富足或贫穷,健康或疾病,都将彼此爱护、珍惜,直到天长地久吗?”

“我愿意。”夏雨的声音偏金属质感,像是一条缓缓流淌的河。夏花清晰地记得,就是这个声音,曾经在黑暗里抱紧她,许诺说:“就算全世界都看你不顺眼而离开你,我也不会。”

然而今天,就连她也要离开了。嫁给陈觉,有一个无论刮风下雨都会拥抱她的家,还有可以在任何时候都可以拥抱她的宽厚臂膀。

……还...

有关七月。

*

只等你一坛酒,

等到整个夏日潮臭。

大伏过后,

独醉黄昏。

*

打翻了某些记忆,看了看天,没有说出口。

把它藏进坛子,酿一坛不知道时间的酒。

是不是你生命中会出现一个人,他走后,你的疯话便无人听说。

©初

摄于2015年7月7日下午。

肆月的倒数第二辑。

*

用最短暂的时间,走尽了最漫长的离别。

从此是否安好,见面时也只是淡漠点头微笑,一如曾经到现在的几年的数语寥寥。

想说的没有当初那么多了,却又像是多了。想要求的似是多了,却又好像是少了。

于是就和自己说,这个夏天,还是好好拍照吧。

©初

摄于清明,古镇。

肆月,凉爽的夹杂着细雨霏霏的湿气。

于是在这样的风景里,迎来了第一个特别意义的生日。

*

下雨天的景色就该有下雨的色调,但不代表着一定要带着下雨天的心情。

从阴晴不定的春天,走到艳阳明媚的夏天。

夏至你好。

*

等二十天的距离,等到又一场剩下的风景。那些哭过笑过的,一一整理成集。把所有不经意的美丽,都承载进取景框里。

那会是一个有故事,有文字,有书刊,有记忆,有青春,有音乐,有光影,有你们的夏日。

©初

摄于清明,古镇。

叁月,春天来得有点晚。

故事开始了,尽管色调有些冷清。

*

小的时候骑在你的肩膀上看到了天空

后来牵着你的手听见了花开和大海

终于我长出了翅膀

我说我想和你一起去拍雪山和草原

*

不要在别人的故事里流着自己的眼泪,也不要把自己的眼泪留到别人的故事里。横竖不过做自己,做想做的最真实的自己。

你要记得,你脚下的路,你看见的每一行字,你写下的每一句话,在岁月里的分量。不要让大雨把这些冲走。你要好好的。

*

珍惜每一个能够拥有的在某时某地的夜晚,珍惜那些能够和你说晚安的人。因为他们又陪你走完了一程。

珍惜每一个能够苏醒的在某时某地的早晨,珍惜那些能够和你说早安的人。因为他们将陪...

<8>

翩跹而过的四月

眼泪和新生的季节

在错过的华年里

微扬的唇角开始褪色


2014年4月6日    星期日   阴有小雨

雨水洗劫城市,每一次过后都是不变的回温,来势汹汹。生活也来势汹汹。

记得漫步走过的老街,整座小城古老浅黛的色调,遥远而又亲切。很安心的,走在熟悉久违的风景里。有的时候,有些人有些事,光是想想,就已美入心坎,无需多说体味。

穿过茫茫雨雾归来,打开冰箱,灰白的格子里放着一个月前春来时捎带的小瓶芬达。小小的明亮的颜色,在一刹那的敞亮里显得温暖。回房间,桌上花瓶里插着我最喜欢的...

一月。

干净的冷冽,交错的花枝。

五月。

下雨天也抹不去的温热,教室里逃不开的阳光。

还记得去年在山顶俯瞰城中景色的风,今日却又在同一个路口怅然若失。骑车、拍照、写字。一切似乎都没有改变,却又在不知不觉中都变了。

越发眷顾身后的人,只会被现实甩上一巴掌。看到枯枝的时候,要闻得到花香。看到花颜的时候,也要看得见蓝天。毕竟香樟树的香气,早已经覆盖了那捉不住的梅香。

樱花散尽,雨季也去。只有手心里的年纪,依旧在发烫。

已然错过了梦里的雪季,权且各自散场。却恰是一转眼间,便又负了春光。

©初

2015.5.2夜

<7>

从又冷又皛的辰海

一路走到仅剩下月亮

雾消云散地凋谢


2014年3月25日    星期三   多云转阴

鲁迅说,人最苦痛的是梦醒后无路可走。那么我是不是可以解读为,在梦醒后有路可走却纠缠到空的人也是幸福的。

时间不会为任何人徘徊,所以造就了有些太美的遗憾——美到错过会惋惜,不错过却更遗憾。这算不算得上是一种悖论式的圆满。

在晴澈的日子里打开窗户,在幽默的夜里抬起叹息,在纷杂的声嚣里告别梦境,回过头来竟是一幕又一幕戏剧性的遗憾,过于美丽得绚烂沾染。

就好像我迟疑很久却还是没有发出去的信笺...

「2012-2015」

2012年,以自己现今无法具知的心境,填下了“幻漪。”。当时也没有细想,只是凭感觉随手打下了两个字符,就好像幻境里的一个微小得不能再微小的波纹。当时大概是处于一个尤为重要的过渡时期,从这里,走到那里的转折。这样的转折,即便是三年左右后的今天,我也无法叙说清楚是对是错,孰好孰坏。

当时的介绍,也是停顿许久,从漫漫咖啡的等待里信手许下的。后来由于疏懒和对介绍依旧的茫然,便一直延续了三年。我写的是:

暖迷月上殇,冷醉雾中离。

碎帘流沙泪,软玉锦色舞。

其实就是与我有关的一切的记载,只是描摹了几幅当时脑海里掠过的画面而已。

2015年,本地的小年夜。我在...

<6>

在周日的阳光里舒展开来

把疲惫的心情懒成猫咪懒成自己

你的琥珀

把我的时间都折散成了梦


2014年1月25日   星期日   晴

阳光太好了,把所有言语都折射开来。

无言懒成午后晒太阳的猫。时光在你眼瞳中辐散,惹我轻嗅。

大概是我太过懦弱胆小,连对自己都无法诚实应对回答,却在你轻盈的脚步里轻喃出声——然后起身离去。

避开人群,避开镜头,只要阳光,安然地休憩便好。

你总是这样惹人羡慕。


<5>

然而后来才知晓

流泪也是一种偏执的任性

否则在若干的下一秒

便即刻蒸融于光影的浩渺里


滢滢:

这个冬天一如既往的干净却越来越没有往年的冷冽了。想必你已经放假了,我也恰好空闲下来写下这一封闲书予你作为这个冬天的贺礼吧。

至于《虚树》和城南老巷的故事,我们彼此都安然知晓,如若你能够记得,那么它实际的存亡便没有太大的意义。铭记和遗忘这一组相对的选择,时时刻刻都有着不同的分叉路口。记着不一定是好的,忘了也未必一定不好。有时候你会发现,越是弥足珍贵的美好越是短暂,甚至长不过花好月圆的季节。

当你漫步在某个街道的某个时分里,突然想起了一句歌词的微妙感受;当你写下某行...

©幻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