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漪。

梦一夜梨花落酒,韶华白头。
自顾首,香依旧,欲语却还休。

回到顶部

【人间四月】

你是我四月里遇见的一场雪
一点星火便可以燎原
随风而来
随风而去
未曾冰冷也未曾融化
却悄然间播下了种子

你来去之时
皆是阳光明媚
而爱你却是事实
如同春季的一场过敏
来时凶猛
去时从容

我的呼吸曾为你哽咽
唇齿皮肤也曾因你干燥
明媚而热烈
耀眼而迷乱
你是年华光影里深深浅浅的明灭
也是我春花秋月里捉不住的蝴蝶

你给我的种子
在春眠之后
或被春深的清风飘然吹去
或被盛夏的大雨滂沱冲走
我似是还站在阳光明媚的原地
又似是已经回到了尘埃里

十年

「十年。」

自腊八起的周末,江沪地区久违的大雪,堆砌起了一个令北方人纷纷嫌弃南方人出息竟欣喜若狂、横扫半个朋友圈的银装素裹的世界。

这些年,江沪地区不是没下过雪,只不过气候潮湿、城市热岛,原先的雪花,落到人间来最后也不过是雨水的命运。多少飘飞的雨夹雪,小小的洁白的一点,落下后便化为水滴,无法积存。

距离江沪地区的原住民来说,上一次看到这般飞舞肆意、洁白如花的雪,是2008年——十年前。“十年”这一个词语,近日里也常常在朋友圈的感慨里看到。说实话,当我看到暴雪黄色警告,殷殷地期盼着,最终在夜里开门见到如约而至纷飞的雪花的时候,我第一时间涌上心头的无言欣喜,那一声叹息,亦是——十年。...


©幻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