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漪。

梦一夜梨花落酒,韶华白头。
自顾首,香依旧,欲语却还休。

回到顶部

2016年的第一场雪,在接近上海的风里被融化成雨滴。放假的第一夜,便写下了楚润和肖允的第一次见面。第一天,外面的雨雪敲打着窗户,水汽透过玻璃氤氲过窗台上的书。

我一如既往地懒散着,然后开始整理东西,彻彻底底的,把房间里的东西布置给改了。原来放在这个架子上的书被移进了橱里,原来放着包和书的窗台摞上了水汽无法浸软的箱子,资料和书本静静地立在里面。接着是照片,一口气挑了一打,在同一种心情的驱使下全部调成了一种风格,觉得鲁莽,也觉得畅快。像是把自己拆了,把不必要的零件处理干净了,然后重新组装成自己更加喜欢的模样。雷厉风行地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然后一点一点慢慢地雕琢等待它在年华里成型。

这个假期想要做很多的事,也坚信自己有这个能力去触碰到那个比自己踮起脚还要高一些的目标。

给子博换了新的头像和新的主题板块,以上照片是子博头像的黑白版。不是不喜欢之前的,只是想要督促自己更加积极主动地向前走。头像还是叶子,画面却比之前更加干净。这也是我新的一年对自己的期望,纯粹一点,实在一点,如此便达至善至美也好。不是说强迫症晚期苛求完美,只是求个称心,对得起自己,过好自己的生活。少说话,多做实事。可以懒散,但该做的都按时完成。继续摊放东西,然后自己动手整理。继续看书做作业,然后拍照印片子。继续刷日常听歌散步,然后写随笔、更小说、理照片。

尽管这段时间出现了很多遗憾,但却仍是收拾好心情继续漫步。遗憾不可追,唯有我自己的心意,不愿随时间的流逝而落后。

如此甚好。谨以此自勉。

晚安。

©初

评论(2)
热度(4)
  1. 幻漪。幻漪。 转载了此图片  到 沐晚Chloris
    看来这个冬天这种画风是少不了的了。
©幻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