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漪。

梦一夜梨花落酒,韶华白头。
自顾首,香依旧,欲语却还休。

回到顶部


「感谢待我温柔如这时光的你们。」

留在苏州同朋友一起玩闹了几天,一起走过阴着的天空,走过潮湿的午后,走过飘雪的夜晚,走过融雪的明媚早晨。

Joanna知道我有买护手霜的打算,所以陪着我一起逛。不得不说她真的是我最佳的逛街伙伴之一。有她在,一切决定都显得痛快而美丽。

和Joanna在一起的时间,使得我变得更加会享受生活,也更清楚自己想要些什么。J是个很有主见的人,做的了女神也做得成逗逼,说实话我身边如今都是一个比一个厉害的大神。但值得庆幸的是都是值得交往的人。我和J是一个宿舍的,关系自然更加好些。我们常一起称J为“老板”,J也很大方地接受了,表示她不介意养着我们这么一群损友。当然这些都是年轻人的梦话,以后的事情我们谁也不多提,只是过着当下有着彼此的日子。

J看着手霜,我看着一同顶着寒风出门的大家。J拿着两支手霜问我哪只好,我选了支比较润的。J很爽快地拿了两支付了单,然后把一支塞到了我的手里。另一支她想了想,塞给了不怎么注重保养自己的Jill。简直是受宠若惊。尽管早已习惯彼此偶尔泄露的温柔,却在每一个再见的时分一次次重复地感动。

我就在那一瞬间,看着走散在店铺里的大家的脸庞,突然间觉得自己真是一个幸运的人。这样一个有雨雪的冬天,或许之后还会有更猛烈的夏天和其他季节,我都由衷地感谢,我在这匆匆韶华里遇见的温柔待我的你们。或许我们以后会如同现今这般会面,或许以后便会稀少,或许再也不联络。这些事情我们总会默契地闭口不谈,继续玩闹聊天,然后在分离的时刻冷静得不像当事人。一直等到事物变迁,才会偶尔撕下微笑的面具叹一句彼此想念。

Jill是个不怎么会关心自己的人,但她却很会关心别人。Joanna身体不好,Jill便老是叮嘱着她注意这注意那。我们坐在新石器里吃烤肉,结果大家拘谨着光顾着聊天。Jill一个人翻着肉,一块块地给夹到碗里。结果变成了我们杵在那里,Jill一个人刷刷刷穿梭在两张桌子间,迅速翻肉、夹菜、加肉,嘴里还是不是一般的嫌弃:“哎,你们这群人啊出来吃过肉的?带你们出来真是要亏死……”嘴里虽嫌弃着,手里却也没停。我们吃了三个小时的饭,她便周期性地来回了几次。Jill果然是贤妻良母型啊,虽然是刀子嘴,但豆腐心啊。可惜我娶不到。

回来之后,一时兴起去了趟保安室。在厚厚的几坨信件里漫无目的地翻找着,却惊喜地发现了洞明姐寄来的片子。自从我越来越忙碌的学业,再加上住宿制的生活,以前一些关系不错的也渐渐少了联系,只是大家彼此相安地忙碌着。然而洞明姐却与他人不同,总是会定期传来问候,像是温柔而耐心的姐姐。也不急着我回复,只是静静地写了。每每收到她的片子,都像是一个妙不可言的惊喜。


终于走入了这个冬天。不知从何时开始调的照片都偏向了低饱和度。大概是拍照拍得久了,便越发不喜欢高饱和度的照片来。并不仅仅是因为个人视力缘故,看久了高饱和的图片会疲劳。更是由于忽然间发现,其实固然色彩之于照片来说有着不可磨灭的重要性,但有时又恰恰是阻碍你看到更多东西的源泉。当这些色彩淡去的时候,事物它本身的形态、透过它的光影,以及它给予我的真实的温暖和希望都变得越发清晰明朗。

人际交往似乎也是如此。或许有些人在外界的眼睛里光芒万丈、高不可攀,映在彼此熟悉的眼眸里却是平凡而又亲近的;或许有些人在外界的眼睛里朴实无华、没什么大本事,却在彼此熟悉的眼睛里光芒万丈、值得敬佩。因为彼此相待有如这低饱和度的相片,你看到的不是她的色彩,而是她本身。

当我坐在KTV里,看着一宿舍的人窝在一起,放开了声音唱《父亲》,唱《怒放的生命》,唱《匆匆那年》,彼此的眼泪并没有沾湿脸颊,却温和了看向这个冷冬的眼眸。如果说引用一句《匆匆那年》的歌词来概括我的心境的话,莫过于那句“我们要互相亏欠,我们要藕断丝连”。

感谢流淌过我的、使我成为我自己的时光,感谢同这时光一同邂逅我的你们,感谢你们待我如同这时光一般的低饱和度的温柔。

晚安。

©初


评论
热度(3)
  1. 幻漪。幻漪。 转载了此图片  到 沐晚Chloris
    我也是要疯了!Lofter莫名其妙地抽风了害得我重打了三遍才发出来是什么鬼!刚才明明按发布的结果文突
©幻漪。 | Powered by LOFTER